來自未來[全] 4.去而复返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 我只是昨天才见过女刺客裸体的样子,现在她穿上了衣服我反而认不出来了。我把凯卢哄进院里,雨已经停了。女刺客有点不还意思地看着我
  “小姐,你有还有什么事?”
  “我是来还你衣服的。”说着她把肩上的纸袋递给了我,“谢谢你的衣服。”她的脸又红了。
  “没关系!”我接过装衣服的纸袋,随手要关上院门。
  “等等!”女刺客把我叫住了,我迟疑的看着她,她有点难以起齿的低声道:“我能进去说吗?”
  我叫凯卢呆在一楼的厨房不许出来,就把女刺客让到了客厅,女刺客看到了客厅里捆绑她的箱子脸就不觉的发起烧来。
  “有什么话你就说吧!”
  “我……”女刺客这时吞吞吐吐的。“我想求你一件事?”
  “求我?”我有点不知所措,我有什么东西是她需要的呢?
  “对,我想……求你帮我救出妹妹。”
  哦!是这样啊!不过这件事确实让我很为难,于是道:“我想我无能为力。”
  “不要!”她紧张的惊叫,这时她也感到了自己的失态,随后她停了一下又道:“你先别说拒绝,你可以的,因为我都被你要出来了,我想我妹妹应该更容易了。求你了,帮我一个忙吧!”说这她跪倒在我的面前。
  我看着她,心里很为难,我不想在招惹那帮无情的家伙。
  “求求你了!你可以跟他们说,要我妹妹到这儿是为了调教我,因为我很在乎我妹妹。”她看我没有说话,就又道:“只要能救出我妹妹,你要我干什么都行!”
  她迫切的用眼睛盯着我,但看我依然面露难色,就一下子扔掉了身上的皮包,双手抓住自己短衫的下摆,从身上的短衫脱了下来,露出一个白色的乳罩。
  我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,惊讶的问道:“你要干嘛?”
  “你不是想要我当性奴吗?现在就调教我吧!以后我就是你的……”她说就起身脱掉了高跟凉鞋。
  “行了!行了!”我阻止了她,想不到她这样看待我,我瞪着她皱起了眉头。“我倘若要你当性奴就不会放过你了。”
  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你是好人!我是说我可以报答你。”女刺客的话语也有些激动。
  “你别急!我试试吧!”我的心太软了,我无奈的答道。
  “谢谢……”她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  我还想说话,这时客厅的电话铃响了起来,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电话,只有尤金和海岛老板,真是说谁来谁!我向女刺客作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。自己就拿起了听筒。
  “凡客兄弟吗?我是尤金!”
  “对!是我,有什么事吗?”
  “哈哈……没什么!只是想看看你调教的女奴怎么样了?哈哈……”
  “刚刚一天能调教成什么样?”
  “哦?听你这口气是不想让我见识见识了?”
  这个混蛋!分明是来调查我。
  “怎么会呢?你什么时候来?”
  “一会儿吧,我在路上大概还有半个小时。”
  天哪,这么快?
  “好吧!一会儿见!”我硬着头皮答应着。
  “拜拜,一会儿见!”
  挂断了电话,我脸色极为难看,女刺客看着我紧张道:“怎么了?”
  “尤金那个小子半个小时以后到,他要看看我调教你们的成果。”随即我又道:“你赶紧走吧!不要回来!这里的事我来应付。”
  “不行!我要走了,我妹妹就永远也救不出来了!”她站起身,心里下定了决心,“他不要看调教我吗?给她看好了!”说着她又脱下了崭新的牛仔裤,看来这是她刚从外面买来的。
  我看见她神情坚定,是想真的和我演场戏了,“好吧!不过你得把你的东西藏到楼上的客房里。”我指着她的箱子和地上的衣服。
  “好的!”女刺客穿着乳罩和裤衩,把自己的衣服和鞋都收到了箱子里。
  “你现在应该回答——是主人。”我纠正道。
  “是主人。”她收拾好衣服后向二楼跑去。
  “准备好后,在大厅等我!”
  “是主人!”
  这座楼里有一个地牢,这是海岛主人告诉我的。我觉得女刺客现在的情况,应该是关在地牢里才更真实。可是我没有看到过这里的地下室啊。我琢磨着哪里像是入口,客厅没有、厨房没有、卫生间没有、会议室没有、办公室没有。
  这时我注意到与二楼不同。一搂有堵墙上是一面大镜子,可在二楼此处的地方时应该是客房,这里面应该有问题!
  这时女刺客从楼上跑了下来,看我到处寻找就问道:“你在找什么?”
  “关押你的地牢!”我头也没回的答道,不过我通过镜子看见她的脸红了,她现在已经赤身裸体、黑发披肩,真是性感的不得了。
  她也走了过来帮我研究这面镜子。
  哦!和一个如此漂亮的裸体美女一起工作,可真不是好受的。我的眼睛情不自禁的盯着她的峒体,她从镜子下面站起来,看到了我的眼神,脸一红居然没有说话。
  吗呀!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也有温柔的时候。要是她原来的性格,看到我如此非礼,非当场把我打得满地找牙不可。看来她真的是很在乎她妹妹,我有点自惭形秽的道:“对不起!”
  听了我的话,她没有任何反映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没关系!”
  我也认真的察看起这面镜子,这面镜子很大,高度有两米多高,宽度也有差不多两米。镜框上都钉着装饰钉。忽然,我注意到其中的一个装饰钉,它外形和其他的钉子一样。只是它要比其它的钉子显得更新。
  “你看这个!”我叫着,女刺客也闻声看了过来。
  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,我搬动着这个装饰钉,有点松动,可是拿不出来,我又把它向下一按,“嘎达!”一声,镜子翘起了一道缝。我把这面镜子打开,里面是一个小房间,我有点失望。女刺客见了就走了进去。
  我刚要叫她出来,她就兴奋的向我说道:“找到了,这是电梯!”
  啊!原来是这样,我也进了这个小屋子,女刺客打开了灯,我看见靠近门的旁边有一个电梯控制器,上面有只有地下一层和二层。
  女刺客开动着电梯,我们先来到了地下一层。里面漆黑一片,我打开了门前的灯,我们走了进去。这里面很大,中间是一条通道,两边各有三间大房子,左边两间是刑讯室,里面摆满了各种让人厌恶的刑具,还有一间是库房,里面有好多的手铐、脚镣、项圈、贞节带和绳子及性用品。右边是一个办公室,一个大宿舍,里面有七八个床位,最后是另一间库房。
  这里没有地牢。
  我们又到了地下二层。我打开灯走了进去,这里的景象让我吃惊,简直就像一个微缩的监狱。
  地牢的中间,是一个被铁栅栏隔开的很宽敞的走廊,两边铁栅栏的里面是牢房。走廊里只有电梯方向和电梯对面是墙壁,两边的墙壁上都挂满了东西。一边的墙上挂着高压水龙、电棍等刑具,另一边挂着手铐、脚镣、塞口球、贞节带、眼罩和各种的绳子。
  在走廊左边是全封闭的小牢房,隔着铁栅栏可以看见有六个没有窗户的铁门。右边是四个有铁栅栏门的大牢房,牢门里面有马桶和上下水,每一个牢门里都有一个大铁笼子,墙上还钉着锁链和铁环。
  我从墙上取下钥匙,先用钥匙打开了左边的铁栅栏门,女刺客跟着我到了里面,我打开了其中一间全封闭牢房的铁门,门是向外开的,我向里面一看黑漆漆的,我在外面的墙上找到了灯的开关,打开里面的灯,我看见里面很小,在牢房的里面还有一层铁栅栏门,把几经很小的房间又分成了两半,在最里边的墙上钉着手铐、脚镣、项圈、缚腰,成大字形分布,在缚腰的下面是一个马桶。
  真是难以想象,人要是关在这里能活几天啊!这里的情景让女刺客也毛骨悚然。
  于是我们走了出来,我指指铁栅栏右边的牢房对女刺客道:“还是把你关在这儿吧!”
  女刺客红着脸心有余悸的点点头。
  “不过你得有刑具,你去挑手铐和脚镣吧。”说完我就打开了右边的栅栏门,挑了一间里面是可以站立的铁笼子的牢房打开。
  我打开铁笼子的门,女刺客拿来了手铐和脚镣,看见我打开笼子门她没有任何的抗议。只是默默地站在边上。
  笼子很小不能弯腰,我示意她带上脚铐,她没说话,默默地把自己的脚铐了起来。然后把钥匙给了我,自己拖着脚镣走进笼子,我用手铐把她的手铐在背后,然后锁上笼子的门。
  我又从墙上摘下由铁链连在墙上项圈,把它穿过笼子戴在了女刺客的脖子上。她平静地看着我给她戴上刑具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直到现在我才想到问她的姓名。
  “我叫韩蕊,花蕊的蕊。我妹妹叫韩蕾,蓓蕾的蕾。”
  我忽然笑了,我觉得她一点也不像花蕊,只不过现在这样才有了几分相像。
  “你笑什么?”她又显露出了那种倔强。
  “没什么。”我可不想得罪这个带刺的玫瑰。
  “你胡说!你在笑话我的名字!”
  她的嘴真厉害,对我不依不饶的。她要老是这样,尤金到来时那可就前功尽弃了。
  “我觉得你还需要一个塞口球。”我真是这么想的,说着我就来到了走道。
  “你在逃避!喂……你说清楚。”
  我拿着一个橡胶球走了回来,也不理她直接就往她的嘴上戴,“你要干嘛?不想跟我把话说清楚?”
  “没时间了!你要是不戴,可以出去。后果自己承担!”我的话冷冰冰的。
  韩蕊不觉的打了一个寒战,自觉的张开了嘴,看来恐吓可以让倔强的女孩变乖。我心里偷偷的笑了。
  我把橡胶球戴在她的嘴上。这是我第一次给人戴这个,以前我都是给人取。想不到这东西不但难取,戴的时候也难。由于球太大,我好不容易才把球塞进她的嘴里,我想就是不绑绳子她也吐不出来。我还是把绳子绑在了她的脑后。
  我又看了看有没有什么纰漏。看着一丝不挂的韩蕊,就像一个雪白的娇嫩小羊羔,被关在笼子里等待宰割一样。她看我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,不觉得害羞的地下了头。
  我锁上了牢门,又锁上了走道的栅栏门,就随手关上灯,坐电梯上去了。
  我刚走道大厅,就听见院外有人按喇叭。来得好快啊!
  我只得迎了出去,我打开门尤金已经站在了门口。
  “哈哈……老朋友,看来你的气色不错啊!”
  “哦?是吗?”
  尤金走进了院门,“昨天晚上玩儿的不错吧?”
  “还可以吧!”
  不知道什么时候凯卢也跑了出来,尤金对这个大黑狗还是有些顾忌,于是我就让凯卢远远的跟着。
  我们走进了大厅,尤金神秘的问道:“你觉得哪一个更有味道?”
  “味道?你指的是驯服的味道,还是享用的味道?”我不知道尤金打的什么坏主意?我现在就只能用话堵住他的嘴。
  “哈哈……”他停下了脚步,淫笑地看着我,“难怪我的朋友称赞你很有品味呢。”
  “过奖了!实不敢当啊。”看来在他们的眼里,这些可怜的姑娘根本不算人。
  “你想先带我看哪一个?”
  “我们先上楼吧!”这么长时间了,我不知道詹妮怎么样了。
  “好,请带路。”
  我带着尤金来到了卧室,我看见詹妮还爬在床上,身上被毛巾被从头到脚的盖着。
  看着毛巾被,尤金淫笑着看了看我,快步走到床边,把毛巾被一掀。
  詹妮在里面睡着了,毛巾被掀开时詹妮醒了,看见了尤金她先是一愣,然后赶忙向尤金点头说道:“尤金主人好。”
  尤金看着全裸的詹妮爬在床上,手脚被铐在一起,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,被詹妮被缚的美貌和媚态打动了。
  看着尤金贪婪的眼睛,我向詹妮发起了脾气:“该死的奴才,你说什么?”
  詹妮一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尤金也被我的吼叫下了一跳,不由的缩回想要肆虐的手。
  詹妮惊惶的看着我,刚要说话就被我打断了,我恶狠狠的说道:“狗奴才,你给我记住,我才是你的主人!尤金先生是尊贵的客人。”
  詹妮这才知道我的用意,知道我只想保护她不被尤金伤害,她不由得掉下了眼泪,“是!主人。请主人惩罚!”
  惩罚?我还没有想好,忽然我脑子一动,狠狠道:“当然要惩罚你!”
  我走到床边,揭起詹妮身下的床单,我把詹妮粗野的拽到了大床一角,然后用揭起的床单盖住,接着把她的身体在床上一滚,用床单把她紧紧的包裹了起来。最后用把两头长出来的床单捆在了一起。
  詹妮在里面曲着身子,就像一个大包袱,我把包袱提进了浴室。把她挂在了专门吊奴隶用的铁钩上。
  我对包袱里的詹妮冷冷道:“等送走了客人再来收拾你!”
  尤金本来还想玩弄一下可爱的詹妮,可是没想到我把她挂进了浴室,他脸上的失望我故意没看见。
  尤金用呆呆眼睛看着浴室里还在晃动的詹妮。
  过了还一会儿,他大笑起来:“好家伙,你老兄可真够厉害的,詹妮在岛上可是个小队长啊!平时连我都不敢招惹她,到了你这儿竟成了这样。”
  “那有什么!她就是只老虎,到我这儿也得爬着。”
  “行!你厉害!”他笑着伸出了大指,接着又问道。“那个刺客韩蕊怎么样了?”
  “走!她在地牢!”
  我们下了楼梯,凯卢还是跟在身后。我想这时正好是个机会,于是就对尤金说道:“不过说到那个韩蕊,我还想求你向岛主再要一个性奴。”
  “谁啊?”尤金的鼻子很灵敏,他好像听出了点儿味道,神经也警觉起来。
  “韩蕾!”我装作毫无感觉道。
  “韩蕾?”尤金犹豫了,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。“你要她干什么?”
  “当然是调教了!韩蕊不太好容易驯服,如果有了她妹妹在手,我就有方法让她驯服,那时候就是不在地牢,她也会乖乖的听话的。”我的话不轻不重,说得在理,不由得他不信。
  “真的?”
  “没问题!我相信我的判断。”我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  我走到镜子旁,我打开了电梯门,两人一狗坐进了电梯。
  我们到了地下二层,我打开地牢的灯,尤金在前、我在中、凯卢在后地走了进去。
  尤金打开栅栏门,我把凯卢留在了走廊,自己也随尤金走了进去。
  隔着牢门和笼子,我看见韩蕊由于突然的光亮而睁不开眼睛。她仍然背着手面冲着我们。尤金看着她雪白的乳房,自己咽了一口吐沫。
  “你看!”我指了指牢中的韩蕊,“看样子还算乖。”
  尤金尤打开牢门,我皱起了眉头,我不想让尤金欺负她,可又无计可施。尤金走到了笼子旁,把手伸进笼子,用两个手指使劲的捏着韩蕊的乳头,“呜……”韩蕊疼的摇晃着脑袋,可是笼子很小根本没有地方可躲。
  “哈……不错。”尤金回头笑道,“感觉很强烈,没准还是个处女呢!”
  “哦?哈哈……我也来试试。”说着我也走过去,把两只手都伸进笼子,去抓韩蕊的双乳,尤金还想不放手,但又不不好意思拨开我的手,就无奈的放手了。
  我抓住韩蕊的两只乳房,用力的柔捏着,我不想让尤金看出破绽。韩蕊的乳房真的是很敏感,在我的揉捏中挺了起来,乳头也硬硬的顶着我的手掌。
  韩蕊喘息着,鼻中发出了呻吟。
  “不错,不错……这娘们儿开始发骚了。”尤金嬉笑道。
  我松开了手,“来,你到这儿。”我招呼着尤金。
  “看我给你表演,看她是不是听话。”我把尤金叫到了牢房外,我想如果我不去折磨韩蕊,尤金会更狠的折磨她。
  韩蕊睁开了眼,眼里露出了惊惶,她不知道我要做什么,不过不管我做什么她都跑不了,她现在就是案板上的肉。
  我背着尤金,同情的向她眨眨眼,谁让她要救妹妹自愿进来的呢?
  我蹲在韩蕊的身前,把手伸在她的两腿之间,抚摸着她的阴毛,嘴里命令道:“把腿打开,”
  韩蕊愣了一下,我又继续命令道:“把你的腿打开!”
  韩蕊无奈的矮下身子。笼子里很小,根本动不了步,要想打开腿就只能把膝盖向两边弯曲。
  我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下,用中指在她的肉缝里蹭了一下,韩蕊浑身象触电一样的抖了一下。
  尤金在牢外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调教韩蕊。
  “你的宝地不错嘛,宝贝儿,湿滑嫩香啊!”听了我的下流话,尤金在后面饶有兴趣的大笑,韩蕊却涨红了脸。
  我把手指伸进了韩蕊紧闭的阴唇,手指轻轻的滑动,韩蕊颤栗了,她的胸部在激烈的起伏。乳房也在无奈的晃动。
  “怎么样?舒服吗?”我故意的问道,“不过我在这里没有找到我要的东西。”
  韩蕊闭着眼,鼻子呼呼的喘着气,可始终没有把腿闭上。
  “你知道我要找的东西是什么吗?”韩蕊在激烈的喘息中摇了摇头,我故意得意地笑道,“小傻瓜!我找的是你的阴蒂啊!”
  “哈哈……”尤金在后面笑得合不拢嘴。
  我把手指拿出来,站起了身,韩蕊依然没有赶把腿闭上。
  我把手指拿到韩蕊的眼前问道:“看见了吗?上面的淫水儿。想闻闻吗?”
  韩蕊拼命得摇摇头,我没有理会,把手指伸进笼子。
  “不许躲!不许闭眼!”我命令着,韩蕊睁大着眼睛看着我的手指,看着我把手指上白色的液体抹在她鼻子的下边。
  然后我转过身,得意的看着尤金道:“怎么样?”
  “哈哈……很不错。”他满意的答道,忽而又疑惑的问道:“哎?你是怎么让她这么伏贴的。”
  “那就是我有诀窍了!”我当然不会说真话。难道让我告诉他我要救这女孩的妹妹。
  “不对!她在岛上的时候,可麻辣的狠啊!我还真不知道她怕什么。她不会是装的吧?”这个讨厌的尤金,他让我不知如何是好。
  忽然我看见了凯卢,我心里抱歉道,对不起了韩蕊,我必须让你真的害怕!
  “你真想知道秘密?”
  “当然了!”尤金又露出淫荡的笑容。
  “好吧!”说着我向凯卢招招手,尤金回头一看也紧张得退了几步。
  韩蕊怕死了凯卢,看见它跑过来拼命的大叫,可是只能从鼻子里发出“呜呜……”的声音。
  我把凯卢带到笼子旁,韩蕊吓得闭上了眼拼命的摇头,全身的肌肉都在神经质的颤动。
  “不用紧张嘛宝贝儿我们快乐一下。”我用嘴吓唬着韩蕊,手指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,用手指在她的密穴上用力一划。
  “呜……”韩蕊大叫一声,一股黄色的液体“哗……”的一下从大腿间流下,没想到她竟然小便失禁了。随后韩蕊的眼泪也流了下来,她呜呜的哭了。
  当我回头转向尤金时,看他两眼直直的发傻,看见我看他才不禁哈哈的大笑,“哈哈……你这个坏小子,真有一手。现在我真的相信你有韩蕾就能完全制伏她了。哈哈……”
  “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  “好吧!我会帮忙的。”
  就这样尤金满意的走了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3.小楼温情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1.海岛奇遇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