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3.小楼温情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我居住的是一个三层小楼,一进楼门就是大厅,会客厅在一楼的左侧。大厅内部有两层楼高,它占据了一层和二层的中间的大部分空间。大厅是四方形的,房顶有一个豪华的大吊灯
  在大厅的左右两侧都有通向二楼的楼梯,从楼梯上去就是二楼的通道,它围绕了大厅的一周。通道的内圈是华丽的扶手,外圈是围绕在大厅六间客房。在二楼的楼门方向有一个和三层一样的大阳台,它与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三层楼梯遥遥相对。
  我把凯卢留在了一楼,这家伙不情愿的摆着尾巴我走上了通向二楼的楼梯,女警卫就在三层楼梯左边的客房里。
  客房里很简单,一进门过道旁边就是一个卫生间,里面有淋浴和浴盆,我这里有24小时的供应的热水。再往里对这门的是一对小沙发,中间有一个茶几。一张大床在房间的一侧,它离卫生间的墙很近。靠着卫生间的墙上还有一个大衣厨。
  女警卫戴着手铐脚镣坐在大床上,看到我进来就恭敬的站起来,急忙哗啦啦的跑到我的前面跪倒,“主人您来了!”
  “快起来!”我真的受不了这个,我把她扶起,让她继续坐在大床上。而我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借着灯光可以看见,她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透明丝裙,除此之外里面什么也没有。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她丰满乳房上的乳头,和她双腿间的金色的阴毛。
  “主人您有什么吩咐?”女警卫好像有点忐忑不安。
  “没什么,你坐好,我想问你,你叫什么名字?是哪的人呢?”
  “我叫詹妮。佩蒂,我是美国人。”
  “哦!不错的名字,詹妮你今年多大了?”
  “23岁。”
  “你是被招来做警卫的吗?”我想那个岛主能够这样对付一个女警卫,她们就可能不是自愿来的。
  “不是我们都是被拐来的。”果然如此,都是一些苦命的姑娘!我不想让她再受人欺负了。
  “噢!对了!我给你打开手铐。”说着我从兜里拿出一串尤金给我的钥匙,詹妮小心地走了过来,跪在我的面前。
  我先给她打开了颈上的铁环,然后是手铐,最后我俯下身打开了她的脚镣。
  “听着詹妮。”我对着可怜的姑娘说,“你不属于任何一个人。你是自由的!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  詹妮听了一愣,身子跪在地上没有起来。
  “起来!”我有把她扶坐在床上,“你到三楼我的卧室去,那里面的东西你随便拿。你可以先穿上我的衣服,我的桌子里有钱,你可以拿走。”我桌子里有十几万欧元,我想女刺客不至于把那么多的钱都拿走的。
  “然后你可以想方法回美国,和家人团聚。”
  詹妮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,我想她不相信自由来得这样得快。她凝视了我好一会儿,一股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,她竭力没有让眼泪流出来。“谢谢主人!”
  “不要叫我主人,我叫凡客。”
  “是的,凡客主人。”
  看来她还一时改不过来,不用管她反正以后会好的。
  詹妮默默地站起身,依依不舍的向门口挪动,就好像脚上依然戴着镣铐。我目送着她,心里默默的祝她好运。
  她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口,忽然转过身,轻声叫道:“凡客主人!”
  “怎么了?”我被她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。
  “我可不可以问您一个问题?”
  “说吧!”我微笑着。
  “我知道您是一个好人,也知道我笨头笨脑的不招人喜欢,可我很想知道,我哪里惹主人不高兴了?”
  “没有啊!”我皱眉摇了摇头。“你没有惹我生气!你是一个好姑娘。”
  “那……”她有点不敢说下去了,惶恐的眼神在含泪的眼眶里闪动。
  “没关系!你要说什么?我不会责怪你的。”
  “那……那主人为什么要赶我走呢?”
  赶走?难道她不需要自由吗?
  “我不是要赶你走,难道你不想跟家人团聚吗?”我叹了口气又道,“如果你愿意,我依然是你的朋友,你可以随时来看我啊!”
  这时,詹妮的泪水哗的一下涌出。一下子扑到我的面前,跪在我的脚边,紧紧的抱着我的大腿,头深深的埋在了我的两腿之间呜呜的哭着。我感到泪水穿透了我的裤子,渗到了我的腿上。
  我同情的抚摸着她金色的头发,“别哭!我们还有的是时间见面呢。”
  詹妮哭了好一会儿,才抬起哭红的眼睛:“主人求你了,别把我赶走!”
  看着詹妮我不由得发愣,明明可以回家团聚得到自由,为什么却不走呢?
  詹妮继续哭道:“我从小就被海岛的主人拐走了,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儿?当我记事的时候,我就生活在一个兵营里,每天就知道读书、格斗、打枪、爆破、暗杀、通讯、和怎么作战。我们的军规就是一条:百分之百的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。如果一旦有违反的就会被赤身裸体地吊在操场一天,让所有得同学戏弄玩耍。”
  接着她又哭道:“主人您现在不要我,您让我去哪里呢?”
  詹妮用渴求的泪眼看着我,“主人您是好人!我没有见过您这么好的人,在您的身边伺候您是我的福气,我愿意当你的奴隶,我可以给你做任何事,就是让我死我也不会犹豫。”
  啊呀!竟然有这样的事。看来詹妮比我还要可怜!原来她不说话,是害怕我不高兴。我在也经受不住这样的乞求了,我一把把詹妮抱起,把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,詹妮的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,把头埋在我的肩膀里哭泣。我也激动的紧紧地搂着她隔着薄丝的身体。
  过了好久,我把嘴凑道她的耳边轻轻地对她说:“你留下来陪我吧!其实我也需要你!”
  詹妮停止了哭泣,幸福的搂着我。拥有这样一个美人,我真是艳福不浅,我被她的激情打动,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。
  詹妮被我摸得浑身发痒,她明白我不是随意惩罚人的恶人,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  她轻轻的推开了我,温柔的说道:“主人,我们还是先洗个澡吧。我浑身好脏啊。”
  我笑了,我为我的不规矩笑了,“好的!你先去。然后是我。”
  “不!”詹妮脸红了,她低下头用小得可怜的声音说着,“我要主人帮我洗!”
  “啊?你身体是不是不舒服?”我一惊,关切的问道。
  詹妮的脸更红了,她索性脱离了我的怀抱,站到地上背对着我,一下子脱下丝薄的连衣裙和高跟鞋,捡起地上的脚镣自己带上,又捡起了手铐把自己的手铐在了后面,再她转过身柔声道:“我来帮助主人脱衣服。”
  想不到詹妮手被铐在背后,还能帮我脱下身上的这么多衣服。看着她被缚的娇美样子,我禁不住把她扛在身上,大步的走进卫生间的浴池。
  我右手拿着洗浴喷头,在詹妮的身上各处喷洒着水流,左手在水流下轻抚她柔嫩的肌肤。詹妮双手铐在背后,在我左手的揉搓不停的嬉笑,我们不时地接吻。
  她的阴毛以下是我洗浴的重点,她在我的手指运动中不停的喘息,但她的双手不能反抗,也不能抬脚逃跑,就只能这样任我享受。
  “主人,你……你好坏啊!”她喘息着骄声说道。
  “咦?”我没有停手,嘴里还在故意地逗她,“我好像刚才还听到有人说我是好人来着。”
  詹妮被我弄得浑身酥麻,那有力气和我争辩。
  最后我抱住了她的后背,把她的身体向后弯曲,得意地俯身用嘴吸吮她的乳头,这时没想她在我怀里不老实,淘气的双手居然从背后绕过来抓住了我的命根儿。
  哦!天哪!我停止了吸吮,强烈地勃起让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“好你个小坏蛋!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我一下子就扛起了她。
  “啊!不!主人饶了我吧!”
  我不听她嬉笑的求饶,一直抱着她湿润的身体走道了床边。一下子把她扔到床上,我拿出了几块个大浴巾,按住了还在嬉笑的詹妮,用浴巾把她包裹了起来,先是第一块从头到腰,接着用另一块就是从腰至腿,最后是膝盖到戴着脚镣的双脚。我又拿起地上的锁链在她的脚上缠紧。
  “哦!主人对不起,放了我吧!”詹妮在浴巾里翻腾着,可是我的浴巾是一层压一层裹的,最后的头儿又被铁链绑紧,她怎么有可能出的来呢?。
  我看着她扭动的身体,觉得异常的兴奋。我用另一块浴巾擦干了身上的水珠,就扑上床去,压在詹妮的身上,搂着她扭动的身体,笑道:“怎么样?知道厉害了吧?看你还淘气吗?”
  “淘!”她在浴巾里大声得笑着。
  “啊?好!我看你还淘?”我说着,伸手在她的身上抓起痒痒肉来。
  “啊……哈哈……啊……饶了我吧!我不是要淘气,我是说我淘……淘不了了”
  我从第一块浴巾中扒出了詹妮的头,看着她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,就亲吻了以下她的小嘴温柔道:“喜欢和我一起这样玩儿吗?”
  詹妮露出了幸福的笑脸,“喜欢!你让我觉得好刺激!被裹起来时,我真不知道你要对我怎么样?但我知道你喜欢我,那种感觉真好!”
  “哈哈……是吗?我有这么好啊?”我说着把脚上的铁链打开,“好了,你身上也干了,我们该做正事了。”
  “正事?”詹妮疑惑地看着我打开她脚上的脚镣。
  我把脚镣扔在地上,爬过去搂住她,“怎么?要你给我一个孩子不是正事?”
  詹妮动情地看着我,“主人你真好!”
  我没有给她松开手铐,就这样让她背着手把她送入了高潮。
  我们玩得很晚,我抬头看着窗外,我听见外面下起了细雨。我搂着疲惫的詹妮,她虽然还带着手铐,但依然在我怀里幸福的睡着了。我的手偷偷的柔捏着她梦里还挺起的乳头,它柔软而富有弹性。詹妮嘴里轻声的哼了一声但没有醒。看着她沉睡的样子就像一个洋娃娃,一个漂亮的洋娃娃。
  第二天我起晚了,我在床上没有找到詹妮。雨还在继续地下着。
  我穿上衣服,看见了詹妮在地上的透明裙子和高跟鞋,这个淘气的小女孩儿没有衣服她去哪了呢?她今年23岁,我比她足足大了70岁,虽然我像她的哥哥,但实际年龄当爷爷都够了。不过我可不能让她知道这些,会吓着她的。
  “啊——”楼下传来詹妮的尖叫,我刚穿完衣服,还在最后系着衬衫的扣。听见了大叫,我急忙想楼下跑去。
  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。刚跑到厨房的门口,我就明白了。原来又是凯卢在淘气。我赶到厨房门口,拍了一下在门口的凯卢的脑袋,那个家伙退到了一边,我看见厨房里的詹妮光着身子赤着脚,身上就系着一条围裙,围裙勉强盖住了丰满的乳房和细长的大腿。
  她赤裸的背靠在冰冷的墙上,手里拿着一把尖尖的菜刀。看见了我她长出一口气,身子也软了下来。
  “你没事吧?”
  “没事。”她摇摇头。
  “你们的训练没有对付军犬的项目吗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  “有啊,主人。可是……可是这是主人的狗,而且我看它好像比军犬更聪明。”
  “没错。”我点点头,忽而我又奇怪地看着她的双手,“你是怎么解开手铐的?”
  “主人您的钥匙不是在桌上吗?”看来詹妮有被铐的经验,要不然怎能从背后打开手铐。
  我看了看詹妮又看了看凯卢,詹妮要想住下去就必须认识凯卢,我在厨房门口向詹妮招了招手“詹妮,过来。”。
  詹你迟疑了一下,向我走来。
  “把刀放下!”我看着她紧张的脸道:“相信我,没事的。”
  “是,主人。”詹妮放下了刀,可依然很谨慎,她躲到了我的身后。
  我抓住詹妮的手,“你先蹲下,不许动哦。”詹妮虽然还是害怕,但却非常地听话。
  我让凯卢也坐在詹妮的对面,“凯卢,这是詹妮,跟她握握手。”
  凯卢吐着舌头,晃了晃大脑袋,伸出了右边的前爪。我先詹妮点点头,詹妮不安的看看我,最后还是伸出了自己雪白的右手。
  詹妮渐渐的接近凯卢的前爪,看看没有问题,就大胆的握住了它的前爪。凯卢看见詹妮握住自己的爪,就有友好的上下摇动。
  “哈哈……”詹妮笑了,“真好玩,真是聪明的狗。”
  “詹妮该你了,你向它自我介绍,它就会认识你。”
  “真的?”詹妮天真地惊喜道,然后向凯卢开始自我介绍,“我叫詹妮。佩蒂,你听得懂么?”
  凯卢点了点它那肥大的脑袋。
  “哈哈……它点头了。”詹妮开心的笑了。
  “继续说……”我鼓励着詹妮。
  “好,凯卢你听着。我是……我是凡客主人的性奴。”
  这时,凯卢奇怪的扬起来脑袋,没有点头。
  “詹妮,性奴这个词对凯卢来说太抽象了,它听不懂。”
  “哦。”詹妮的脸红了,“嗯……凡客先生是你的主人,你要听他的话对吧。”
  看见凯卢点头,詹妮又道:“他也是我的主人,我也要听他的话。你明白吗?”
  凯卢听了粗声粗气的“汪……”了一声,随后又点点头。
  “哈哈……真聪明。”詹妮非常高兴,“所以我们是朋友你同意吗?”
  “汪汪……”凯卢也高兴的摇起了尾巴,“哈哈……”詹妮又笑了。
  “现在,你可以摸它了。”
  “可以吗?”
  “当然了,你们是朋友嘛!”
  詹妮小心的伸出了手,凯卢友好的舔了她的手一下,顿时一阵麻丝丝的感觉传入了詹妮的全身,“哦,凯卢不要舔我。”
  这时詹妮把手碰到了凯卢毛茸茸的大脑袋。凯卢顺从的低下头,“哈哈……真好玩。”詹妮不一会儿就摸上了瘾,索性双手抱住凯卢肥大大脑袋,凯卢友好的用自己的头蹭着詹妮的脖子。
  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
  “嗯!凯卢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狗,我觉得它能听懂我的话。”
  “当然了,它是我养的狗嘛!”我有意不说出事情的真相,“好了,你们玩吧,我去做早点。”
  “不!主人。”詹妮猛地站起身,拦住了我,“主人,对不起让我来伺候你吧!要不我心里会难受的。”
  看来詹妮要想改变想法,可不是几天的是啊!“好吧!拜托了宝贝儿!”
  “谢谢主人。”詹妮高兴地跑进了厨房。
  早饭后詹妮和凯卢玩在了一起,她就这样光着身子,和凯卢追跑着一起在地上打滚,我从没见过凯卢这吗开心,看来他们的关系已经融洽了。
  我独自躺在卧室的床上,我的卧室比客房要大得多,分为里外两间,浴室和卫生间是分开的。里间是睡觉的卧室,外屋是会客和休息场所。
  我听着外面的雨声,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。我很想出门给詹妮买几件衣服,詹妮总不能老是光着身子吧。
 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个热乎乎的肉体扑进了我的怀里,我一看是詹妮。
  她浑身火热,汗水湿透了金色的秀发,身体就像一个挂着水珠的可爱的小海豹,水淋淋地钻进我的怀里。
  “亲爱的主人,我要洗澡。”
  “浴室哪里都有啊?”
  詹妮撒娇的又拿出了手铐和脚镣。
  真拿她没有办法!
  “好哇!洗澡的时候我就好好的惩罚一下你。”说着我起身用手铐把詹妮的双手铐在背后,我一使劲把她扔到床上,然后用脚镣铐锁了她的一只脚,又把另一只脚镣从手铐的钢链中穿过,锁住了她的另一只脚,这样詹妮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锁在了身后,她只能爬在床上站不起来了。
  我刚要脱衣服抱詹妮去浴室,凯卢急匆匆的跑到了门口。“汪……”它叫了一声。
  “怎么了主人?”爬在床上的詹妮问我。
  “可能有什么事?凯卢从来不轻易的叫。”接着我又回到詹妮的身边,“我要去看看,先给你打开手铐。”
  “不嘛,主人!我要在这里等你回来。”
  “我要是去很久呢?”
  “那我就一直等着你。”
  “好吧!”我答应了,随后又不放心地对詹妮说,“我把钥匙放在床头柜上了,要是时间太长了,你就自己打开。”
  我从柜子里拿起一条毛巾被给詹妮盖在了身上。我不想她刚出完汗就这样着凉。随后我跟着凯卢走出房门。
  凯卢带我来的三楼的阳台,向我伸伸脖子。我随着它指的方向看去,窗外的雨还在下着,有个人打着雨伞在我的院门前走来走去。
  这是谁呢?不知道是好意还是恶意,我拍拍凯卢的头,这个家伙知道任务来了,就跟着我下了搂,有凯卢在我心里觉得很踏实,因为它是一个会判断形势的狗。
  我撑着伞走到了院里,雨已经不大了,我打开了院门,看见了一个苗条身材的姑娘。
  她一头黑色的长发,五官清秀,身材秀丽挺拔,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衫,下身一条崭新的牛仔裤,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。她拿着一个大皮箱,肩上还挎着一个装衣服的纸袋,手里打着一把花伞。
  看着她我有点眼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是谁?她也看见了我,脸一红礼貌地点了一下头,可当她看到我身后的凯卢时,不由得大惊失色,这时我才认出她是那个女刺客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2.刺客烈女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4.去而复返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