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2.刺客烈女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黑衣的女子被带走了。留在楼下的几个女警卫不时的偷眼看我,可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话,不久她们就各自巡逻去了
  我也独自的回了房间,我一夜都没有睡好,岛主不是什么好人,我想那个被我踢下去的黑衣女子应该就不是坏人了。说不定我无意中又帮了那个恶棍!虽然我还抱着一丝对岛主的幻想,但我觉得我的幻想是错误的。
  第二天,尤金来找我问了我昨晚的事,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,当然没有说我头脑中计算机的事。
  他听了点头,“想不到你还挺机灵,一脚就制服了个女刺客”。
 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,忽然向尤金问:“那个女的是什么人?”
  “她说她是来救她的妹妹。”
  “那怎么会到我的房间里呢?”
  “她说想找地方藏起来。后来就被你用门撞了下来。”
  “哦!那她妹妹在这里吗?”
  “我想是吧!不过这地方这么大,谁知道谁是她妹妹?”
  尤金的话让我不敢相信,我敢断定她知道她妹妹在哪。
  “我们从她嘴里知道她是坐小艇来的。后来我们根据她的口供找到了小艇。”
  我还想接着问,但被尤金打断了,“行了!别管她了!你还是来见见我的朋友吧!”
  我不好意思太热衷这件事,就和他一起出门了。我们来到了岛中一座最豪华的小洋楼里。
  穿过一个又高又大的豪华大厅,我们来到了一个会客室,他的朋友已经等在了那里。
  尤金介绍着:“这是我的朋友纳尔逊。庞德。”
  回头又转向了纳尔逊道:“这就是你要见的天才专家凡客。”
  “哦,见到你很荣幸!”纳尔逊起身向我伸出了手。
  “谢谢,我也有同感!”我敷衍着我住了他的手。
  纳尔逊。庞德是一个典型的北欧人,深陷的眼窝,高高的鼻子,肥大的身躯,嘴里还叼着一根好大得雪茄。
  纳尔逊。庞德客气的向我微笑着:“这里还住的惯吗?昨天的娱乐喜不喜欢?”
  “谢谢,很好!”我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女孩,也想起了她的警告。
  “我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,我们还有许多可以探讨的东西,你说是吗?”
  我苦笑了一下,“是啊,我想是的。”
  “哈哈……”听到我的回答,他高兴地笑了。继续又道:“你可以在岛上好好的玩,我这里什么玩的东西都有。”
  “先生,对不起!我想我还是在法国住得比较习惯,这里的气候我有点不太适应!”
  “哦?太遗憾了!不过法国的那间房子也不错。如果你要是需要,我可以给你配备一些这里的娱乐。你喜欢这里的性奴吗?”他神秘的笑了。
  他的话音刚落。一个女警卫出现在客厅的门口:“对不起主人,那个女刺客怎么处理?”
  纳尔逊。庞德听了皱起了眉头:“没看见我在会客人吗?这种小事也来问我?你们把她扔进性奴营让客人放手尽情的玩儿,你认为她还能活多久?”
  接着又沉下了脸,“这么打扰我的雅兴!你是不是也想进入性奴营啊?”
  我看着这个阴晴不定的脸,心里一惊。我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警卫。
  那是一个金发的姑娘,魔鬼一样的身材,看样子不到24岁,典型的欧洲美人。听到了她老板的话,她吓得浑身一震,慌忙跪倒:“对不起主人,请原谅卫奴这一次吧!”
  纳尔逊好像根本就没有理会,大叫道:“来人呐!”
  这时周围过来了两个女警卫,“是!主人!”
  “把这个卫奴给我送到性奴营去!”
  “啊,慢着!”我忽然阻止了纳尔逊,我不想再看着一个女人再次变成性奴了。
  听到了我的话,纳尔逊不解地回头看着我。
  我刚才的话只是一时兴起,现在我骑虎难下了,于是脑子里迅速思考着该怎样收场,我有意识的顿了顿又道:“我是说……要是阁下舍得的话,就把这个性奴送给我吧!”
  我真不习惯这样称呼一个女人。
  纳尔逊凝神盯着我,好一会儿,他哈哈的大笑起来,“你也喜欢调教性奴?”
 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,只能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
  “哈哈……好!”接着他向门口那两个女警卫说道:“你们给她处理一下,现在她是凡客朋友的性奴了。”
  那个跪在地上的女警卫,不知道我是不是好意,怀疑地看着我,不过终归不用去性奴营了,她还是含泪露出了感激的目光。
  看着她被带走了,我想起了行刺我的姑娘,反正一个也是要两个也是要,终归是我害的她这样,我不想她这样因为我而丢了性命。我股起了勇气,又向纳尔逊讨要道:“要是您认为可以,我想再要昨天晚上的那个刺客。”
  “她?”纳尔逊抬起了眼皮看着我,好像要看到我心里去,然后说道:“她可是野性难驯啊!我们还没有调教好,给你会有危险的。”
  调教?真是个让我不能接受的字眼。
  “先生,您认为我不会调教她吗?您认为那些新鲜的水果不讨人喜欢吗?”我不得不用这种语调回答他。
  “哈哈……看来凡先生还满有品味的。好!我答应你!”接着又道,“我应该告诉你,你那间房子有一个地下室,里面有地牢。回去后你可以把她关在里面,里面还有你需要的调教工具。哈哈……祝你好运!”
  谈话结束了,我本来还想要那个可怜的女性奴,可是没有机会了。
  我在这里就住了一天,然后就匆匆的回去了。
  在飞机上,我看见了那个女警卫,她穿着一件很薄的衣裙,身上带着锁链。
  她颈部戴着项圈,手上和脚上带着手铐和脚镣,被锁链连在了一起,然后从项圈伸出一个链头,她的双手被铐在前面,手里还费力的拖着一个大皮箱。尤金告诉我,那个刺客就在里面,他们怕影响我的安全才这样处理的。
  尤金开车把我送回了住所后就回去了。我和那个女警卫一起向楼门走去。我看这她拿着那个大箱子又戴着手铐很不方便。就伸出了手,“你休息一下,我来拿吧!”
  “不行!您是主人。我怎么能让您干活呢?”
  “拿来吧!你挺不方便的……”说着我一把抢过了箱子。
  这箱子还真重!看来那个女刺客也得有一百多斤。
  我打开楼门,穿过大厅大步的向客厅走去。女警卫在我身后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走,身上的铁链还哗啦啦的响,“主人!”她叫着,“您不该这样。
  这时,一条德国黑贝的大狗从客厅里跑了出来,它惊喜地看着我,当它看见后面的女警卫时就警戒地跑了过去。
  “天呐!”那个女警卫看见高大得像小熊一样的黑贝,吓得要跑,可是脚镣限制了她的动作,哗啦一声她摔倒在地上。
  “凯卢!不要淘气!”大狗听见我的叫声,就兴奋得跑了回来,激动地摇着尾巴。
  这只狗是我五个月前从街上捡来的,当时它还不大,而身上却得了很重的病,眼看快要死了。它的处境引起了我的同情,我觉得它和我很像,都是没有亲人。于是我就把它带到了饭店,通过我电脑的病理分析,我对它采取了医治把它的病治好了,后来我又给它的脑中植入了一个生物计算机,这是我到这里以来第一次做这种手术。
  看来很成功,几个月来,它不但能听懂我的话,还有了比其它的狗更优秀的判断力,它懂得思考了,也不再轻易的吼叫了,虽然它很聪明但依然很怕我,它知道我可以很轻易的惩罚它。不过它依然很淘气,刚才就是看着女警卫戴着镣铐而去吓唬她,我很清楚它不会轻易咬人的,它怕我的惩罚。
  我同情的看着地上的女警卫,问道:“你怎么样?摔伤了吗?”
  “没有!”她摇摇头依然惊恐得看着凯卢。
  “要不你先到二楼的客房呆会儿吧。”
  女警卫坐在地上点点头。
  我低头又搬起了箱子,一直把它搬到了客厅。
  凯卢一直跟着我,我怕打开箱子时凯卢会吓着她,就把凯卢哄出了门口。
  我俯身看了看箱子,箱子很大,不过依然属于手提箱,我在箱子的把手上找到了钥匙。
  我把钥匙插入了锁孔,用力一拧,这是箱子里面响起“嘀——嘀——”的两声,箱子就自动的打开了。
  这时好像有一个微型电机在驱动,箱子打开得很慢,我从渐渐打开的缝隙中,看到了里面躺着一个赤裸的东方女孩。
  她直直的躺在两个箱壁的中间,头顶和臀部刚好充满了箱子内部的长度,她的手脚都被皮带固定在箱子内壁的两侧,随着箱子慢慢的打开,她的双手和两腿也被迫的被箱子分开,直到箱子完全打开,她的双腿也被分开成了180 度。
  看来这个姑娘腿上的韧带很柔软,一般人腿部要是被分开成这种姿势一定受不了。她的双腿在箱子里被M 形的的固定着,双手也在大腿的上边被固定。腰部和颈部都绑着皮带,嘴里戴着一个大橡胶球,眼睛戴着眼罩。身上被密密麻麻的捆着绳子,把雪白的乳房勒的高高的。
  看这她挺立的乳头和黑色的阴毛,还有暴露在外的阴部,我不觉得一阵冲动。我喘了口气,好容易平静了情绪。
  我先帮她解开了眼罩,看了一眼她的模样。她的眼睛很大非常的动人,笔直清秀的鼻子,脸型也非常地好看,嘴被橡胶球撑得很大,口水已经流到了脑后。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,锦缎般松软的躺在脑后的箱子里。她看上去年龄和女警卫差不多也是24左右。不过眼睛里却有一种女警卫没有的倔强。
  我看她的双眼仍然茫然无光,我知道还有隐形眼镜。当我掏出她的隐形眼镜时,我看见了一对愤怒的目光。我慌忙的放下了手,无意中碰到了她坚挺的乳头,她“呜……”的叫了一声。
  “对不起!”我手足无措道。
  她垂眼看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和勒得发紫的乳头,眼里的仇恨更加强烈了。
  我这时才意识到,她被绑的胸部有多么的痛苦,我想解开她胸前的绳子,可是我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绳子头,她在我的身下轻声的喘息着。
  这样我是解不开的,我松开了手。
  我想到了剪刀,我急忙跑出客厅上楼去找剪子,我翻遍了我的卧室也没有找到,真是奇怪,平时你不用它们时它们总是在你的身边,可是你真的要找了却又找不到了。
 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工具箱,啊!我真笨!怎么没有想到工具箱里的那把锋利的刀子呢,我急忙又跑下楼,刚到客厅门口,就听见里面有很激烈的“呜——呜——”声。我进门一看,把我的鼻子都气歪了,原来是凯卢这个淘气的家伙,它在用它带钩的大舌头使劲的舔女刺客的阴部。
  “凯卢!滚出去!”我生气了,我大叫着,“你要是再敢胡闹我就狠狠的惩罚你!”
  凯卢害怕了,喉咙中呜呜的叫着,飞快的跑了。
  我跑过去看着那个女刺客,她可真够瞧的。只是这么一会儿工夫,她的头发竟然在自己激烈的甩动中变得乱蓬蓬的,头发丝也被汗水粘在了一起。雪白的皮肤上挂满了汗珠,四肢由于过度紧张在突突地发抖。
  她用鼻子喘着粗气,胸部在喘息中激烈的起伏,一对乳房也在胸部起伏中神经质地抽动,小腹还在不时的抖动,就连阴部也是一张一合的,从里面流出了许多白色的液体。
  她再也无力用眼睛瞪我了。凯卢的舌头真够厉害的!
  我从工具箱里拿出刀子,割断了她身上的绳子,把她勒红了的胸部从绳子里解放出来。然后我又解开她颈部的皮带,抬起她的头去解勒在脑后的橡胶球的皮带扣。
  她闭上了眼睛任我在她的身上摆弄,刚才凯卢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。
  我用力的拿出橡胶球,可是那个女刺客依然张着嘴合不上了。
  “喂!”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脸,“你怎么样?能合上嘴吗?”
  她慢慢的睁开眼,用力的活动了一下下巴,好不容易闭上了嘴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她又激动的瞪着我,口吃不清的用中文说道,“别给我来假慈悲,你竟然用一只狗来羞辱我,如果我能活着出去决不放过你。”
  我本来还想给她解开手脚,但现在却不敢了。在这个时代我没有朋友,也没有人来帮助。如果没有我的工具箱和我的宇航服,任何人都可以欺负我,虽然我的身体很好,但也不可能是这些搏击专家的对手。
  这时候一个黑影窜过来,女刺客一见“啊——”一声尖叫,拼命的闭上了眼睛,她全身的每一个神经又突突的颤抖起来。
  我回头一看是凯卢,我想它听到了女刺客的话,它可能生气了。没办法,通过我移植给它的生物计算机,它已经能明白好几国的语言了“凯卢”我大叫着,凯卢顺从的坐在了我的身边。
  “叫那该死的狗走开!”女刺客凄厉地大叫着,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,看来刚才凯卢把她折腾得要死,她现在真的害怕了。
  “凯卢,出去!没有我的话不许进来。”
  凯卢的脑袋搭了下来,垂头地走了出去。
  女刺客睁开了泪眼,惊恐的看着凯卢。
  “别怕!没我的允许它不咬人,它不敢!”我知道这样劝她意义不大,她怕的是凯卢的舌头。但我也只能这样说,我不想让她难堪。
  “说吧!你还要怎么羞辱我?”女刺客几乎是哭叫着说道。
  “如果你答应不伤害我,我现在就可以放了你。”
  听了我的话,女刺客惊奇的瞪着眼睛,疑惑的看着我,片刻她停止了哭泣,恢复了刚才的倔强,冷冷道:“你怎么会这么大方?你不是在耍什么诡计吧?”
  “只要你答应,就可以上三楼我的卧室,那里有我的衣服,我没有女装给你,你只能穿我的衣服凑合凑合,我的桌子里有钱,你想拿多少都可以。我会叫住我的狗,让你走出这个院子。以后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  她又疑惑的看了看我。
  “怎么样?同意吗?”
  她勉强的点了点头。
  我迅速地解开她身上的皮带,自己退到了沙发上坐下。她好不容易才从箱子里爬出来,那美丽的躯体在我眼前奋力地蠕动,看着她性感的身体,我害怕自己的勃起,于是叫来了凯卢。她绕着凯卢慢慢的走到了楼上。过了很久我才听见她无力的脚步声,最后是房门和院门的声音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6.韩蕊小妹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3.小楼温情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