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6.韩蕊小妹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,詹妮脱光了韩蕊的衣服,给她搔阴抓痒。又把她带到了大厅,用乳夹夹乳头,最后给她带上了贞节带,又把她的阴道里放入了遥控跳蛋,折腾一天才放过她
  韩蕊雪白的手摸着钢制的贞节带,气愤的质问詹妮,“死丫头!你给我带的是什么啊?”
  “是贞节带,是让你变乖的东西。”詹妮得意道。
  “快给我打开,你里面塞的东西让我不舒服。”
  “不可以,你什么时候听话了我再取出来。”
  “你……”韩蕊挥拳就打,詹妮嬉笑着逃跑,手里一按遥控器。
  “啊——”韩蕊大叫了一声,两腿夹紧,双手死死的按在冷冰冰的贞节带上。不一会儿,她就出了一头的汗,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,全身颤抖起来。她的感觉真是非常的强烈。
  詹妮关上了开关,微笑道:“喂——霸道的母老虎!知道厉害了吧?我可没有主人那么仁慈。你敢欺负主人就要受惩罚!”
  我没想到詹妮这么懂得调教。倒在地上的韩蕊学的乖巧得很,用力点着头:“我知道了,我不敢了,好妹妹求你给我拿出来吧。”
  “现在还不行,等明天看我的心情吧!”詹妮趾高气扬的跑掉了。
  我看着倒在地上惹人爱怜的韩蕊,我有些心软了,就上前俯下身轻声问道:“你还好吗?”
  韩蕊看见了我,愤怒的瞪起了大眼睛,但再也不敢跟我动手,狠狠的说道:“都是你这个罪魁祸首!要不是你我哪有这样的罪?”
  “哎?”我奇怪的叫了起来,“事情可是你挑起来的,我可没有想惩罚你啊。”
  韩蕊自知理亏,不好意思地咬了一下自己润湿的红唇。随后又瞪起了动人的眼睛,“那你说,现在该怎么办?”
  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,确实应该好好的治治她,于是就笑道:“那你就只有听詹妮的话了。”
  说完就哈哈的笑着走了。
  早上起来,詹妮还在贪睡,她双手被铐在了身后,和向后弯曲的双腿铐在了一起,想不到她这个样子也能睡着。看着这个美丽金发的洋娃娃,我想起了昨夜的荒唐,就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蛋,手也不规矩的的玩弄这她的乳头。詹妮在梦里哼了一声,打开了自己的膝盖。
  哈哈……想不到她在梦里也在跟我作爱。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,我的手指伸进了她的秘穴,她在梦里喘息着,原来她的阴道里早就湿漉漉的了。在我的挑逗下,她兴奋的拧了拧身体竟然醒了。
  “主人!”她惊叫着,忽然看见了我伸向她两腿间的的手臂,脸不由得一红,低低的道:“原来不是梦啊!”
  “你做了什么梦啊?”我温柔的挑逗着。
  “就是这样的梦!”她依然红着脸,“主人把我当洋娃娃一样的摆弄。好温柔啊。”
  看着她幸福的样子,我温柔的亲吻了她的小嘴,她的舌头隔着嘴唇伸了过来,和我缠在了一起。
  热吻后我放开了她,拿出了沾满粘液的手指。
  “主人,我来。”说着詹妮费力仰起了身子,用嘴含住了我的手指,用力的吸吮。詹妮把我的手指吸得干干净净的,然后温柔的一笑。道:“主人你知道吗?这里面很有营养的。”
  “真的?”这种说法我到是头一次听说,而且在我那个时代也没有科技去证实过。
  我给詹妮解开手铐,詹妮心满意足的穿起了衣服,而我去了卧室走到了三楼的阳台。我想看看韩蕊今天有没有练功。
  今天韩蕊依然到了楼下,她上身穿着白色短背心,下身没穿裤子,只是带着詹妮给她锁上的贞节带,可能是因为贞节带外面套裤子活动不方便吧。今天她的动作比昨天慢了不少,一定是身体里的跳蛋影响了她的运动。她今天的练功也缩短到了二十分钟。
  詹妮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的背后,搂住了我的腰。和我一起看着楼下练功的韩蕊。
  “看见了吧?”韩蕊在楼下没好气地说道,“你们给我带上这玩艺儿,都影响到我练功了。”
  呵呵……詹妮调皮的笑了,我把手伸到脑后抚摸着她柔滑秀发的头。
  “詹妮给我打开,我要上厕所。”韩蕊气愤的说道,然后走进了大厅。
  我和詹妮下到了一楼,看见气鼓鼓的韩蕊坐在沙发上,她表现的确实乖了不少,至少没有舞拳弄棒。
  “你要大便还是小便?”詹妮满不在乎的大声问道。
  “你?”韩蕊美丽的脸庞一下子红了,她瞪着恶作剧的詹妮,胸脯激烈地一起一伏,我知道韩蕊羞于启齿,才气愤成这样。
  詹妮可不管这么多,懒散悠闲的看着这迷人的黑发姑娘。这时我才体会到,詹妮原来在岛上也是如此的威风八面的人物。
  韩蕊终归拧不过她,俏脸上一红,小声道:“小便。”
  “我听不到。”詹妮的声音很柔,可是却很霸道。
  “小便!”韩蕊大声道,脸被气得通红。
  “早说啊。”詹妮走过去,打开了韩蕊贞节带前面的小锁,从里面拿出了沾满淫水的跳弹,她把跳蛋拿到了手里嘻嘻地笑道:“哈哈……收获真不少啊。”
  韩蕊羞红着脸没有说话,詹妮故意惊奇的说:“哎?你不憋着了?干吗还不去啊?”
  “我带着这个怎么去啊?”
  “已经可以了,这不影响你小便。”
  韩蕊气得翻了翻她那迷人的眼睛,看来她真是憋急了,不再理詹妮向厕所跑去。
  接下来的几天,我让詹妮取下了韩蕊的贞节带。没有了贞节带韩蕊依然早起练功,我也是每天必到的观众。在韩蕊的练功中我学到了不少,白天没事的时候,就把自己锁在练功房里,和凯卢拆招,虽然它是个狗但确实帮了我不少,我无论身法、速度、还是技巧都自我感觉不错。我觉得韩蕊不再可怕了。如果没有脑中的计算机,我想我十年也不可能有这几天的改变。
  韩蕊每天依然惦念着她的妹妹。
  这天,她和詹妮出门去了,这些日子詹妮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居然和韩蕊亲密得像姐妹俩。
  我独自在家,这时忽然接到了尤金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添油加醋的说他如何费力的说服岛主要出了韩蕾,听说他要出了韩蕾,我非常的高兴,也就无心听他下面的废话了。
  他说岛主邀请我免费参加几天后的海岛节,还说让我带上性奴去参加精彩的性奴运动会,说岛上还有每年一次的性奴雕塑展,和精彩的调教表演。我知道不能拒绝他,就随口答应了。他还要我答应,若我得了好处要给他一份,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家伙。最后他说他已经派人把韩蕾送过来了。
  挂吊了电话,我就和凯卢到大院里去等了,一个小时过去了,门前来一辆黑色的大面包车,车上下来的是尤金的司机,他指挥着手下把一个箱子搬进我的客厅。
  他们走后,我吸取上了回的经验,把凯卢哄到楼上。
  我打开了箱子,箱子里面铺了很厚的海棉,里面有通气孔。在箱子的中心侧卧着一个少女,看来是在里面睡着了,她满头黑亮的长发赤身裸体,双手被绳子捆在背后,胸部也被绳子勒得很高。两条腿都是脚踝和大腿绑在了一起。嘴里塞着橡胶球。
  我伸手把盖在姑娘脸上的秀发移开,我不禁一惊,怎么是我在海岛时的那个女孩儿?那个爱玩SM游戏的姑娘。
  这时那个姑娘也醒了,她起初没有认出我,只是呜呜的晃着头,我解下了她嘴里的橡胶球,她看着我惊叫道:“主人是你啊?”
  “怎么?认出来了?”
  “嗯!见到你太好了,主人。”她快活的叫着,“我喜欢你当我的主人。”
  紧接着她又皱眉道:“主人快抱我去厕所吧,我要小便快憋不住了。”
  “那……我给你解开绳子。”
  “不行,来不及了,求求主人了,你就抱着我小便吧。”
  抱女孩子小便?我还是第一次。不过看她焦急的样子,我就毫不犹豫地抱起了她。
  到了卫生间,我分开她的膝盖,抱她对准了便坑,“哗啦……”她的尿一下从两腿间喷涌出来,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她才尿完。
  “呼——”她长出了一口气,闭上眼享受着尿液释放后的快感。我抱着她用力的摇动,我想给她的下身甩干。
  “呵呵……”女孩儿在我的怀里笑了,声音动听得象是银玲。“主人,你还是用手纸吧。”
  我心中暗骂自己的蠢笨,我拿出手纸,小心的擦拭着女孩儿的阴部。
  “呵呵……”女孩儿又笑了,“主人的手好轻柔好舒服哦。”
  我忽然感觉我手里抱着的不是个女孩,而是个淘气淫荡的小坏蛋。我把手纸扔进马桶,冲了水箱。我两手夹住女孩儿的腰,把她面朝我正了过来,举在面前。
  女孩很瘦也很轻,她有韩蕊一样的黑色长发和韩蕊一样动人的眼睛,可脸上没有韩蕊的倔强,不过却多了韩蕊没有的顽皮。
  “你是谁?”我怀疑地问道。
  “主人点名要的我,难道不知道我是谁?”看着我的焦虑疑惑,她反而淘气的撒起了娇。
  “你要是不说,我就在把你放回箱子去。
  谢谢主人。”女孩答着,随后打了个哈欠,“昨天在飞机上没睡好,正好我再睡会儿。”
  看着她虽然手脚被捆,是我的女奴,但她那种高兴的样儿,到好像我是奴隶她是主人。
  女孩儿终于作了个鬼脸,“嘻……主人,对不起,跟你闹着玩呢。我看见你高兴的不得了。自从你走后我就一直在想你,想不到今天您真的成了我的主人。”
  怎么还有会这样的人?甘心情愿的当人家的奴隶?我不能理解。不过看得出这个小女孩儿确实真的喜欢我。
  “主人,我叫韩蕾,今年19岁。在岛上当性奴只有一年,如果我哪里对主人伺候不周,请主人原谅。”
  啊?还有这样的个人简历?看来她比詹妮还难改掉这被奴役的习惯。
  我把她抱回客厅,放在沙发上,拿出了剪刀,说道:“你别着急,我把绳子给你剪开。”
  “不要,主人”韩蕾突然叫道,“再让我捆一会儿吧!我这样很舒服、狠刺激,主人求你享用我吧!像海岛时候那样。嘻……我知道主人的舌头很厉害。”
  想不到这个丫头对海岛的那一幕还这么怀念。
  既然她不想松绑,我也就没有给她松开,我蹲在她的面前轻声地说道:“你姐姐也在这里,你先休息一天,等明天你和你姐姐一起回中国去吧。”
  “我姐?”小姑娘紧张的哆嗦了一下,看来她对自己的姐姐很敬畏的,“她在哪?”
  “她出去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  “哦!”她答应一声,接着用奇怪地眼神望向我,“主人。”
  “啊?”
  “我姐漂亮吗?你有没有把她弄上床啊?”
  一想到我和詹妮折磨韩蕊,我的脸上就有点发烧。
  “哈哈……主人,你爱上她了。”没想她是这么一个淘气的女孩,她继续道:“主人,我告诉你,她24了还没男朋友,现在可能还是个处女呢。她的感觉很强烈哦。”
  原来韩蕊还是个处女,难怪她对自己的身体这么在乎,感觉也会这么敏感。韩蕾见我没有说话,又道:“如果主人喜欢,我可以把姐姐献给你。”
  “好了,等你姐回来,你们就回中国去吧。”
  “主人!”想不到我这样的一句话竟让这个小姑娘哭了,她的眼泪吧哒吧哒的从眼睛里掉了下来,来的真快啊!
  “主人你不要我了?”
  “你有姐姐照顾,要我干什么?”
  “主人,我不回国,好容易出来的,我受了多少罪,现在才遇到了你这么好的主人,你打死我也不走。”
  唉呀!真是的请神容易送神难啊。
  “好了,你先别哭了,等你姐回来再说吧。”说完我拿起一个沙发巾盖在了女孩儿的身上,然后向大厅走去。
  “主人。”韩蕾还在身后叫着我,我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我和凯卢在大厅呆了半个上午,快到中午的时候,詹妮和韩蕊有说有笑的回来了。
  看见了韩蕊我低声道:“你妹妹送来了。”
  “她在哪?”韩蕊激动的问道。
  我把剪刀递给了韩蕊说道:“她在客厅,她不让我解开绑绳,你去解吧。”
  韩蕊的眼里露出了感激的目光,接过剪刀向客厅跑去。
  詹妮笑嘻嘻的来到我的耳边,轻声笑道:“恭喜主人,你又多一个小性奴。”
  “怎么?竟然赶调戏我?”我回身狠狠的捉住了詹妮,我不理她的求饶,一口气把她抱到了楼上。
  詹妮戴着手铐,被我折腾得淫水湿透了内裤才被我放去做饭。
  在饭桌上,韩蕾殷勤的不得了。泡在我的身边,忙着给我夹菜、添饭,搞得我都没有吃好。韩蕊倒在一旁听之任之,好像韩蕾不是她的妹妹。
  饭后,我跟她们说了岛主的邀请,我要韩蕊姐妹立即逃走。韩蕊深思了一下却没有说话,“我不走!”韩蕾大叫着,结果事情被放下了。韩蕊去给妹妹买衣服,詹妮收拾厨房,韩蕾又缠上了我。
  “主人,把我留下吧,我姐姐答应了。”
  “答应什么?”
  “让我伺候主人啊!”
  “她是我的什么人?敢做我的主?”
  “我不管——”韩蕾用胳膊搂住了我,赤裸娇小的身体钻到我怀里。
  “行了,小东西。我要回房休息了。”我把韩蕾抱到了地上,就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。自从我知道这女孩是韩蕾,是韩蕊的妹妹,我就没有想法去招惹她了。因为韩蕊迟早都是要走的,我又何必去留住人家的妹妹呢。
  我在房间休息时,詹妮来到了我的房间,她跟走坐在一起,头靠在我的肩上。
  “主人。”
  我听到詹妮叫我,就用手抚摸着她雪白的脸。
  “你把韩蕾弄哭了?”
  “我没有啊?我连招没招她。”
  “这么说你不喜欢她了?”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我瞧了詹妮一眼,看来她被说服当说客了。
  “我想主人别再让她伤心了,收留她吧!她已经很苦了。”
  “她有姐姐照顾,她可以回国上学工作。她可不像你连家都不知道在哪?”
  “是啊,可她家里除了姐姐已经没有人了。而且她也是不会回去的。”
  “她姐姐不能照顾她吗?”
  “韩蕊和我说过这个问题,她说你是个好人。如果她妹妹愿意,就想拜托你照顾她妹妹。”
  “我?”我瞧着詹妮,她向我点了点头,我心里真不知该怎样对待韩蕾,又摇头道:“可韩蕾是要当我的性奴啊。”
  “韩蕾很喜欢虐恋捆绑的游戏,如果她不当你的性奴,也会当别人的。搞不好在这里还会被卖掉。”
  “你们都是这种想法?”
  “这是事实嘛,难道主人你不喜欢我被捆绑的样子?”詹妮挑逗的看着我,说实话我也开始喜欢和詹妮的这种游戏了。
  “反正你已经有了我这个性奴,再多几个也不要紧。”
  “你不吃醋?”
  詹妮笑了,她依偎着我,“谢谢主人还想着我,我那有资格吃主人的醋啊,只要主人不忘了我就行了。”
  我笑了,拍拍詹妮可爱的脸。
  “主人你答应了?”詹妮欣喜道。
  “我可以跟她谈谈,不过还要韩蕊同意才行。”
  “好!那我去叫她。”詹妮说着跑出了门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5.初次比武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2.刺客烈女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