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5.初次比武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我送尤金走出了家门,赶紧去看楼上的詹妮,我怕时间长了她会受不了
  我把詹妮从浴室里抱出,我紧张的叫着:“亲爱的没事吧?”
  “没事,主人”詹妮在布包里叫着。
  我滚动着床上的詹妮,把她从床单里放出来。詹妮在里面热得出汗了,我打开她的手铐脚镣说道:“我还得去看韩蕊,我把她吓坏了。”
  “主人,我也去。”
  我和詹妮来了地牢,韩蕊还在哭泣。
  我打开牢门和铁笼子解掉了她颈中的项圈,把身体发软的韩蕊抱了出来。詹妮帮我打开她的手铐和脚镣,我们费力的取下她的塞口球。
  我抱着还在抽泣的韩蕊和詹妮上了电梯。
  詹妮和韩蕊在客房洗了个澡,就一直陪韩蕊休息到了中午。而我一直坐在大厅,凯卢温顺的坐在我的身边。
  午饭是詹妮做的,她依然光着身子带着围裙。我坐在一楼的餐厅,詹妮端来了饭菜,韩蕊没有下楼。
  “宝贝儿!你先吃,我把饭给韩蕊送上去,就回来。”我抚摸着詹妮的头,轻声说道。
  “主人,您怎么能做这种事呢?还是我去吧!”詹妮拿起给韩蕊准备的饭菜跑出了餐厅。
  我和詹妮共同用了午餐,和我一起吃饭詹妮觉得非常的享受,她蓝色的眼睛还不时的向我传递爱意。
  直到下午,韩蕊才姗姗的下了二楼,她的精神恢复了不少,依然穿着白色的短衫和牛仔裤,没有穿鞋。詹妮又在抱着凯卢的脖子和它戏闹了,她好像特别喜欢这个不说话的家伙。
  韩蕊看见了凯卢迟疑了一下,眼睛里闪出了一丝惊惧。
  “不要怕!凯卢不会再欺负你了。”
  韩蕊绕着凯卢走到了大厅,来到了我的身边。
  我关心的问道:“好点了吗?”
  韩蕊点点头,不过脸色依然有些发白。急剧的惊吓让她的体力严重透支,看来要完全恢复还得需要时间。
  “坐吧!”我让出了长沙发的一边,韩蕊轻松的坐下。
  “能把我妹妹要出来吗?”
  “还不好说,不过我会尽力争取的。”
  “谢谢……”说着她低下了头,我觉得她现在温柔的样子到真像个花蕊。
  看着满头金发赤裸着雪白身体的詹妮,我向韩蕊恳求道:“能不能求你,帮詹妮买几件衣服?我对女人的服装实在是不懂行。”
  看着詹妮诱人的桐体,她扑哧一声笑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的笑,真是美极了。
  “我的房里有的是衣服,她的身材和我差不多,我给她穿她不肯,她说你喜欢她这样光着身子,说这样比较方便。”
  我瞪着吃惊的眼睛把脸转向了詹妮,她微笑着肯定的点点头。
  “詹妮——”我气愤的叫着,故意的拉长了声音。
  “是!主人。”詹妮从地上跳起,轻快的跑到了我的面前,立正站好。
  我看着她那乖乖的又带有淘气心态的顺从样,心里真是好笑。可脸上装出生气的样子。我惩罚似的把手伸到了她的胸前,用两指夹住了她的乳头轻轻的摇动,沉下来脸问道:“是你跟韩蕊小姐说我不让你穿衣服的?”
  “是的!主人。如果我穿上衣服,主人就不能像现在这样随便的玩弄我了!”
  想不到这么淫荡的话,在詹妮嘴里到成了天经地义的事了。我真是为之气结。我用力的打了一下她雪白的屁股,在清脆声音里她的屁股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红印。
  “啊——不敢了主人。”詹妮夸张地叫着。
  “快去楼上穿衣服,不然就永远别来见我!”
  “是的!主人。”詹妮光着身子诚惶诚恐地向楼上跑去。
  看着我和詹妮的表演,韩蕊被逗得捂着嘴咯咯的笑了,她迷人的优雅仪态让我痴迷。她好容易忍住了笑,无意中看见我痴呆的目光忽然脸上一红,扭过头去。我也不好意思的转过了脸,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。
  詹妮这时穿着一身彩色的连衣裙,光着脚蹦跳着跑下了楼,“主人,你看我这件衣服好看吗?”
  “好看,好看!”我的眼睛心不在焉的回答着。
  “主人?”詹妮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停住了脚,看看我又看看还在脸红的韩蕊,难以察觉的点点头,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诡秘地坏笑。
  当晚我和韩蕊、詹妮在一起闲聊,聊得很晚。当然我们的话题主要是韩蕊。
  韩蕊今年24岁,她的妹妹韩蕾今年19岁,她们很小就没了母亲,一直是父亲养着她们,在韩蕊刚参加工作时父亲也死了,韩蕊一直抚养着妹妹,把她送入了大学。
  韩蕊告诉我,她是保安公司的保镖,因为她从小习武,父亲是一个武师,擅长武术和擒拿。她学到了父亲的所有能耐,在保安公司又学习了空手道和柔道,由于底子很好在保安公司里很受器重。
  本来她的工资足够供养妹妹上完大学,可是妹妹不想呆在国内,结果在去年被拐骗了,于是她就辞职寻找妹妹,最后她发现了这个岛,就坐小艇潜伏进来,在她想找地方躲藏的时候,就被我踢到楼下被抓了。被抓后岛上的人没有伤害她的皮肤,只对她实施了电刑,于是她就招供了所有东西。
  因为没有父母,所以她对妹妹特别爱护,以至于不惜生命的来救她。
  原来是这样,她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一身的苦水啊!我不禁也同情起她的遭遇。詹妮听的也落泪了。
  当晚,韩蕊睡在了自己的客房,詹妮在我的卧室,她脱掉了裙子,她身上除了裙子,里面什么也没有。我抱着她赤裸的身体,没有跟她戏闹,她知道我的心情不好,她把她温暖的胸脯给了我,把我的头包裹在她丰满坚实的乳房内,像对婴儿般的守护着我,一同进入了梦乡。
 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,我小心翼翼地从詹妮的玉臂美腿中爬出,悄悄地穿好衣服,下了三楼,到了二楼大厅时我看见韩蕊的房门开着,我就好奇的走了进去,客房里没有人,我看见她的客房收拾的整整齐齐,衣服和鞋也码得规规矩矩。
  人到哪去了?我顺着走廊转到了正面的阳台,在阳台上我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。当我低头看时看见了韩蕊,她正在院子里,她穿着一件短袖背心和一条黑色运动短裤,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,头发整齐的扎在脑后,她正在练功。
  虽然我那个时代也有武术,可那都是表演给人看的,根本没有任何实用价值,因为我那个时代武术已失去了本来的价值。
  可韩蕊的功夫却是真的,它并没有我那个时代的武术好看,但看得出它很实用,韩蕊的身体像猫一样灵巧,打出的拳时而轻盈灵活,时而钢劲凶猛富有韧性。我的脑子飞快的记录着,协处理器记录了她武术的整个过程,并高速地分析着它在实战的用处。
  韩蕊打了半个小时的拳,随后收势。看着她大气不出,我内心真是惊叹,我看只有像我这样经过基因改造的身体才能赶上她的体质。
  她收势后抬头微笑着瞧着我,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  想不到她早就知道我在楼上,好灵敏的感官啊,“非常好,不过我看不懂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她看着我脸上露出一脸的不信任。
  “当然是真的。我根本就不会搏斗。”
  她皱起了眉,肯定地摇摇头,“不可能!在岛上你把我踢下楼时,我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察觉,你肯定是个高手。”
  没想到这个丫头这么记仇!看来我有麻烦了。
  韩蕊挑衅般的一笑,说道:“吃饭后再找你!”
  早餐是韩蕊和詹妮两个人做的,我不知道早餐干么这么复杂。凯卢又去了它的自动喂食机,那是一种专门养狗的自动机器,只要在里面放好狗粮和足够的盘子,狗就可以自己管自己,通过机器每次的饭量也都有定量,非常省心。凯卢每次吃完后也总是把盘子叠在一起,方便我来清理。
  早饭后詹妮去刷盘子,韩蕊凑到了我的面前,“我的主人,我看见你的三楼有一个好大的练功房,能否赏脸跟下贱的性奴我讨教几招?”
  天哪,哪里有这样的性奴跟主人说话的?不过我知道她的功夫厉害,我也只好低声下气的说:“我根本不会武功啊,跟你有什么讨教的?”
  韩蕊把头贴近我的头,用一双冰冷柔滑的小手捧着我的脸,狠狠地说道:“你不老实!我不相信你。”
  我坐在沙发上,看着在我面前俯下身的韩蕊。我没有理她,目光却从她的脸一直向她修长的脖子看下去。她穿的背心很肥,领部的开口也很大,露出了里面的肌肤,在里面我甚至都看到了她的小白乳罩在她的身下晃动。
  “哼!”看见了我的不轨的目光,她气愤的直起了身子。“真是个色鬼!想占我便宜吗?
  看着她的气愤样儿,我到是不由得笑了,“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见过?还怕我占便宜?你不觉得你的头筹早就被我拿走了吗?”
  听了我的话,她不觉得想起了地牢的一幕,羞得怒不可遏,恶狠狠的揪起我的脖领,“走!楼上收拾你!”
  “住手!”詹妮这时洗完了碟子,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她看见韩蕊的行为就瞪起了眼睛。
  “哎呦——美人儿,心痛了?你拿这个家伙当宝贝,我可不是,我今天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?”说着把我从沙发上拽起。
  詹妮看来真的急了,我从没看见她这样,她嗷的一声扑了过来,就要跟韩蕊动手。
  这时凯卢也来了,看着詹妮和凯卢,韩蕊大叫一声:“慢着!想打可以,楼上见,一个一个来。”说着放开了我向楼上跑去。
  看着这个颇有霸气的母老虎,我真是无可奈何。
  詹妮关心的走到我的面前,轻声的问:“主人,她没有伤害您吧?”
  “没事!她不会真的伤害我。”我心里对她有数,我安慰詹妮道,“她只不过想借着比武教训我一下。”
  “哼!还有这样的性奴?主人,别怕有我保护您。”詹妮听了撸起了胳膊。
  我感激的看了看詹妮,道:“宝贝,你穿着裙子可不行,你得换一身衣服。”
  “好的主人!”想不到詹妮这么疼爱我,看这她的背影我涌起了无限的幸福感。
  詹妮换了一条运动长裤和一件吊带背心。她和韩蕊都赤着脚站在练功房的中央。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,大过了楼下的大厅,地上铺着很厚的地毯,四周都是跳舞用的整面墙的大镜子。
  我和凯卢坐在练功房的一角观看着,我拍拍凯卢的大脑袋,悄声说道:“伙计,认真看着,好好分析韩蕊的武术,以后可别叫她打倒了。”我知道凯卢和我一样都有生物计算机的帮助,我相信它是可以理解武术攻防要领的。
  凯卢无声的点了点头。
  激战开始了,韩蕊和詹妮都试探性的相互绕着圈,我知道这是寻找对方的弱点和最佳攻击点。
  她们转了很久,最后是詹妮先动了手,她飞起一脚向韩蕊踢去,詹妮的动作和韩蕊不同,我想这可能是跆拳道或空手道。韩蕊灵巧的一闪,躲过了这一脚,双方又开始绕圈,接着詹妮有飞快的向韩蕊出拳,韩蕊闪身相架,两人就打在了一起。
  詹妮的身手不错,动作很快。但明显不是韩蕊的对手,她们相互对打了十几分钟,突然詹妮飞身一脚,眼见韩蕊无法闪身,可是她腰软如无骨,身体向后一仰肩手着地,双腿在詹妮飞越过的身后猛然挑起缩在身上,身体像一个弹簧倒立在地上,紧接着就在詹妮还没落地的时候,又呼的从地上弹起一米多高,双脚狠狠的瞪在还在空中的詹妮的身下。
  詹妮“啊——”的一声,身体像石头一样的飞了出去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这中间的时间只有不到三秒钟。
  和詹妮同时落地上的韩蕊一个翻身从地上站起,得意的看着我,詹妮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。
  “你这个母老虎,干吗出手这么狠?”看着地上翻滚的詹妮,我确实有些心痛了。
  “比武嘛!要是不动真的,战场上就要丢命。”她得意的看着我说道:“我的主人,现在没有人妨碍我们了,你可以比武了吧?”
  “你?”我对韩蕊没有把握,我低头看看凯卢,总之这家伙比我要灵活的多,凯卢会意的点点头,于是我有意的装作得意道:“你还不够和主人挑战的资格,你和我的狗试试吧!”
  韩蕊以为我又要拿狗吓唬她,轻蔑的笑道:“我的主人,你以为我会像昨天一样吗?你现在没绑住我,而且我现在有衣服,别说你的狗了,就是再加上你这条一起上我也不怕。”
  说到把我和狗算作一类,她自己也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  “好啊!那你就和狗比比吧!”我说着拍拍凯卢的头。
  凯卢向韩蕊小跑了过去。这时我借机走出了角落,把躺在地上詹妮小心的抱了回来。
  “对不起主人,给您丢脸了。”詹妮委屈的说道。
  “听话,不许哭。”我紧紧的抱着詹妮,像是抱着心爱的宝贝儿。
  詹妮幸福的依偎在我怀里,和我一同看着凯卢和韩蕊的大战。
  韩蕊没有想到凯卢没有向她扑去,而是绕着她兜圈,韩蕊谨慎起来,他们相互绕了半天,这时凯卢突然向前一近身,韩蕊向后一闪飞起一脚,当她踢出脚时才发现凯卢用的是假动作。可是已经收势不及,被凯卢一下扑倒,凯卢的前爪死死的治住韩蕊的双手,身子重重的坐在她的腰上,头对着头,舌头威胁似的舔着韩蕊的下巴。
  “啊!这是什么破狗?还会骗人!快把它拿开!”韩蕊叫喊了,我没想到凯卢这么厉害,不觉的哈哈大笑起来,詹妮也含泪地笑了。
  我在詹妮脸上亲了一口道:“宝贝!多拿几副手铐来,我们让这个母老虎不能再发威了。”
  詹妮笑着跑了。
  地上的韩蕊被凯卢治住动不了身,双脚无奈的乱踢着。
  詹妮一下子拿来了十几副手铐,看来是报复韩蕊的恶行,我看着詹妮哈哈的笑了起来。“宝贝儿,你拿这么多干嘛?你以为她是蜈蚣啊?”
  詹妮也红着脸笑了。
  在我和詹妮的合力下,用手铐铐住了韩蕊的双脚,我们又一人一副手铐分别铐住了韩蕊的双手,并把另一个头抓在手里,在我们的合力下把韩蕊的身体翻了过来,让她趴在地上。韩蕊在地上大叫着:“凡客,你耍无赖!你不能这样,我要跟你比武。”
  我不听她的喊叫,把她左手的另一个铐环铐住了她右臂的顶端,右手铐在左臂的顶端。这样她的双手就只能在身后高高的翘起,手腕正好在垂在另一只手臂的肘部。
  因为我知道她的身体柔性好,要是一般的铐住,她会很容易脱身的。
  “凡客,你……你要怎么这样?人家的手臂还要呢!”韩蕊的嘴一直不停的大叫。
  我笑着看看詹妮,“你怎么没有拿塞口球,她的话太多了。”
  詹妮脸一红轻声道:“对不起主人,不过我有办法。”说着詹妮脱下了吊带衫。我看见詹妮今天居然也穿了一件白色的乳罩,她趴在韩蕊的身上把吊带衫套在她的头上,遮住了她的脸。
  “啊!詹妮你要干嘛?”韩蕊在凯卢的压制依然叫喊。
  詹妮脱下了乳罩,露出丰满的乳房,她把乳罩拿在手里,用手取上面的吊带,原来她的乳罩吊带是活的,她拆下吊带,又脱去了裤子,我奇怪的看着她,她朝我作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,最后她脱下自己的内裤。
  詹妮瞧了我一眼嘴上露出了坏笑,她把裤衩团成一团,自己使劲的趴在韩蕊的身上,把她的吊带衫从韩蕊的下巴处揭起。
  “詹妮,死丫头你搞什么鬼?看我起来后不收拾……呜……”詹妮趁韩蕊又在大叫时把内裤在进了她的嘴里,接着又用乳罩的吊带把内裤勒住系在脑后。
  看着淘气的詹妮我心中大乐。
  “噢!宝贝儿你的内裤干净吗?”我添油加醋的大声问道。
  詹妮这个小精灵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,骄声娇气的说道:“主人,亲爱的,我的内裤是新的,不过刚在出了好多汗。人家又给主人您弄的内裤湿了一大片。刚才您的手指没摸到吗?”
  我看着詹妮的调皮样,忍不住地偷偷地乐,又故意说道:“啊呀!我没注意,我的宝贝儿,让我再摸摸。”
  “不嘛,主人,人家的内裤刚才给了韩蕊,你现在要摸就摸韩蕊的吧!”
  韩蕊头被套在吊带衫里,耳朵听见了我们的对话,忽然感觉到嘴里的内裤有咸咸的汗味,恶心的不得了,身体拼命的扭动,嘴里呜呜的叫着。
  我看着韩蕊再也忍不住了,就哈哈起来,詹妮此时不依不饶的说道:“主人您想摸内裤,我去给你脱。”
  韩蕊这样的女人真是很怪的动物,明明自己的阴部都被我摸过了,但听见了我要摸她的内裤还是拼命的挣扎。
  我走到韩蕊身边,俯身蹲了下去,用手轻轻的拍拍被蒙上的韩蕊的脸,问道:“你服不服气?”
  韩蕊自从到了我这儿,也学会了好汉不吃眼前亏,听见了我的问话就使劲的点头。
  “那你还欺负不欺负我和詹妮了?”
  韩蕊又拼命的摇头。
  “你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  韩蕊拼命的点头。
  “好!我放过你。”
  “主人,不能放她,她可坏了。”詹妮抗议了。
  我站起身,向詹妮说道:“詹妮我说话算话,现在她归你了。”
  詹妮以为我要放了韩蕊,可没想到我有这样的决定,欣喜道:“谢谢主人。”
  头在吊带衫里的韩蕊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  我带着凯卢走出了练功房,身后又传来了韩蕊呜呜的叫声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8.再次挑战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6.韩蕊小妹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