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7.国际特警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时间不大,她就抱回来一个大布包
  看到布包我不由一愣,詹妮调皮的笑了:“主人不许反悔,谈话没错,但您可没说用什么方式。”
  说完她把布包仍在床上,关上门就笑着跑了。
  这个该死的詹妮,一定是和韩蕾商量好了,事先捆好韩蕾再来说服我见面,然后就把韩蕾一下子推给我。
  我坐在了布包的前面,布包的最上面是浴巾看来包的是头,下边是床单包着身子。詹妮这个家伙也学会了用床单裹人了。我心想着打开了浴巾。
  韩蕾的小脑袋露了出来,她的头发被扎了起来,嘴里戴着塞口球。
  韩蕾看见我,她那对玲珑剔透会说话的眼睛笑了起来。我要解开她的塞口球,她把脑袋歪到了一旁不让我解。
  “你这样怎么说话呀?”我质问道。
  “呜呜……”她用眼睛的示意着她的下面,这时我也听到了微小的动静,我急忙去解她身上的床单,可是床单包得很紧,包了好几层,我不得不把韩蕾在床上不停的滚动,韩蕾在滚动中兴奋的呜呜叫着。
  床单全打开了,哈……真没想到,詹妮居然把韩蕾捆成了一团,她双手绑背后,双膝紧靠着脖子被绳子捆在一起,并与肩头的绳子相连。双脚也被捆住,绳头与身后双手相连。浑身上下除了绳子一丝不挂。
  我找到了声音的来源,原来是韩蕾的阴部有一个电动阳具在拼命的震动,它被连在手脚的绳子勒住。
  看着韩蕾阴部的淫水不断的流出,我假意生气地问道:“你就是这样跟我聊天的?”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韩蕾点着头,眯着她大而美丽的眼睛,胸部和腹部激烈的抖动着,她这样子就是不出声你也知道她此时在大笑。
  我动手去拆除她的阳具,可是绳子很紧,我在她的阴部掏了半天,搞的我满手的淫水,自己也不知不觉的高高的勃起了,我强忍着冲动,好容易拿出阳具,一股淫水立刻流到了我的手上。
  韩蕾这时看到了我的身下勃起,她发出了呜呜的笑声,她用力一滚,后背靠在我的腿上,我怕她掉在地上就扶住了她。
  我感觉韩蕾的手在我的身下没有不老实。她来拉了我拉链,伸手一把抓住了我。我顿时浑身一麻,她趁机把抓住我的手从裤内拉出。
  看着我的勃起,她拼命的传动动着身子,想用嘴靠近我,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,拿出了她嘴上的塞口球。就把她抱在我的身下,她毫不犹豫的含住了我,激烈的运动着,我在她的运动中喘息着,最后我经受不住她的吸吮快感一下子释放出来。
  她的鼻子发出了呜的一声,面颊被撑得鼓鼓的,她的嘴慢慢的放开了松软的我,嘴里含住我的精液一滴也没有吐掉,慢慢的直到把它们全都咽到了肚子里去。
  看着嘴唇湿润的韩蕾我喘了口气,她抬着头笑了:“主人的精液好多啊!刚才差点把我给噎死了。”
  “吐掉不就完了吗?”
  “不行,主人的东西怎么可以吐掉呢?”
  看着这个性生活经验如此丰富的小姑娘,我不由得用手逗起她的下巴问道:“你满意了?”
  “没有,主人还没有爱抚我呢。”
  “好!”不知怎的我放开了心情,我把韩蕊推倒在床上,用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。
  “啊——啊——主人快啊——”她激烈的叫着。
  最后她也无力的倒在床上。
  过了好久,我看她抬起了头,就说道:“我给你解开绳子吧!”
  “不嘛主人,现在可以聊天了。”
  就这么聊天?亏她想得出。
  此时门外响起了“咚咚”的敲门声。
  “进来。”想不到詹妮还要敲门,我赶紧拉上了拉链。
  可开门进来的是迷人的韩蕊,我看到她想起在我床上赤裸被缚的韩蕾。老脸一红。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她看见了韩蕾,俏脸一下子羞红了,她有意的不看我,仍故作镇定道:“小坏蛋,给你衣服。”接着又红脸道,“不过我觉得你在这里也用不着,好!你们继续吧!”说着拍的一下子把三个大纸袋,扔到了赤裸的韩蕾的身上。
  韩蕾嘻笑着,用同样动人的眼睛挑逗着韩蕊,一语双关道:“谢谢姐姐。”
  韩蕊像屁股着了火似的急忙的走了。
  韩蕾咯咯地大声笑着,算是欢送韩蕊。真是个不可救药的小坏蛋。
  我们开始正式聊天了。韩蕾像婴儿一样被我被我抱在怀里,我左手搂着她的背,右手托着她的屁股,手指还时不时的掏掏她诱人的小穴,韩蕾很喜欢这样,她跟我说起她的事情。
  她不喜欢武术,从没像姐姐那样系统的学过,她也只会三招两式。
  她喜欢捆绑。从十四岁时就喜欢被捆绑,那是她从一次表演节目后,她在学校演女英雄,那时她排练了很多次,她就喜欢上了被绑时的无助感。
  后来父亲去世了,姐姐经常上班不回家,她就在家里学习自缚,后来还结识了同好的女友来一同游戏。
  她跟我得意的说道:“我有一次成功的捆绑了姐姐。”
  “啊?你怎么能制服你姐姐?”我惊奇的问。
  “哈哈……这还不容易。”她坏笑着,“那天她休息,我给她端了杯牛奶,里面放了安眠药。哈哈……姐姐一下子睡着了。”
  真是个坏丫头。
  “我立刻找来了女友,我们一起把姐姐的衣服脱光。我姐姐的身体很美是不是?”她突然调皮的问我,那对动人的会说话的大眼睛仿佛在让我招认。
  我不由自主的点点头,看着她的迷人的坏笑我不觉的脸红了。
  “哈哈……主人也喜欢姐姐的身体,有机会我把她的身体献给你。”
  我的右手“啪”的一下打在韩蕾柔滑雪白的屁股上,“不许说我,接着说你。”
  “哦!嘻嘻……对不起主人。我接着说。”她喘了口气,诱惑的眼神在我脸上闪了一下,接着道:“我脱光姐姐的衣服把她的手脚都绑了起来,她醒来后向我发脾气,我就用我的内裤堵上她的嘴。”
  这时,我想起了詹妮,她也用内裤堵过韩蕊的嘴。
  “姐姐不服气,可是没办法,我们玩了姐姐的乳头,用手指掏她的阴道,姐姐的感觉好强烈啊。我们玩了一天,最后姐姐要撒尿,被我抱到了厕所,那时姐姐竟然哭了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姐姐哭。”
  “从那儿以后,姐姐不再喝我的任何东西。还总管我叫小坏蛋。不过她依然那样疼我,我好爱她哦。”
  听了她的话我笑了,说道:“你确实是个小环蛋。”
  韩蕾撅起了嘴撒娇道:“主人你也说我。”
  我用嘴使劲的亲吻了这个绑成一起的小肉蛋,然后把她仍在了床上。
  当晚,我质问了詹妮,她坏笑着承认了,我用手铐把她的手铐在了背后要惩罚她。她却戴着手铐光着身子跑掉了,临走还留下这样一句话:“我知道主人今天累了要好好休息。明天主人再惩罚吧。”
  凌晨,我起得很早。我又去看韩蕊练功,她今天心情特别好。她破例把我叫到了院里近距离观看。
  她的功夫很好,每次都会有新的招数,让我不停的重新评价招数的用法。
  她练完了功,我们一起走进大厅,我问道:“你们不打算走了?真的要给我当女奴?要是几天后到了海岛上,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
  韩蕊忽然笑了,她用动人的眼睛挑逗地说道:“我知道主人会保护我们的。对吧?”
  我摇头道:“我的力量有多大?要是有人强占你们那该怎么办?你们没有必要去冒险。”
  韩蕊停下了脚步,回过身温柔的看着我,我感觉到了她的真情,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,迟些时候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,你今天上午如果有空先陪我出去一下。”
  哈……这可是韩蕊的第一次邀请,“去干什么?”
  “傻瓜!我需要你的身份证去办手续。”她笑着说。
  “什么手续?”
  “哈哈…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  看来她是要给自己准备逃跑的手续了,我心里这样想着也就踏实了。
  早饭后詹妮、韩蕾和凯卢看家,我和韩蕊出门了。
  韩蕊今天上身穿的是白色紧身短上衣。下身是紧绷的牛仔裤和白色高跟凉鞋,她紧身的衣服勾画出了她那身完美的线条。
  我们走上了这座法国小城的街道,不时招来羡慕和妒忌的眼光。我们坐上了计程车,司机的眼睛也时时的会出现在后视镜里。
  我透过车窗审视着这座城市,这个城市不大,街道的人和车辆也不多,建筑物没有特别宏伟的高楼,不过倒有很多古典的洋楼,就像我的房子。计程车来到了中央主路的一个胡同里,我们下了车。
  “这是哪儿?”我问道。
  “还没到呢!”韩蕊拉着我的手,就象一对亲密的情侣。我们走进了胡同儿。我看见了里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。韩蕊用遥控器打开了车锁。
  “你怎么会有车?”我惊奇的问道。
  “用你的钱买的。”韩蕊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  “那你为什么不开回来呢?”
  “当然有我的道理。”韩蕊不想回答。
 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,我凝神看着这优雅迷人的女孩儿,我忽然觉得她有很多的秘密。
  她知道我看着她,故意不回头,也不说话。她驾驶着汽车走上了公路,不一会儿就出了小城。
  “你到底去哪?”我的疑问使我不能不问。
  “我的主人,亲爱的!请你相信我。我不会害你,我真的有事情要求你!别再问了好么?我不想欺骗你。”她的声音变得暧昧诱人了,可话语依然倔强。
  看来她真的有难言之隐,这时她第一次叫我亲爱的,我沉默了。
  半后小时候,我们来到了一个私人似的高墙大院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院子,门前有摄像机,我们的车停到了门前一台摄像机前。
  “请问您有什么事?”摄像机下面的喇叭里有人问道。
  韩蕊没有说话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片,就像银行卡,她把卡片插进了喇叭下的磁卡机,这时院外的铁门开了,韩蕊拿出卡片,把车开了进去。
  大门在我们的身后关闭了。
  “这是哪里?”
  “这是中国驻法国的国际刑警下属的一个武装特警分基地。”
  “国际刑警?”这个名字让我大吃一惊。
  “对!”韩蕊轻松的答着。
  “这么说你也是国际刑警?”我不太相信自己的听觉。
  “是中国国际武装特警。”她以胜利者的姿态向我甜甜的微笑。
  听了她轻松的回答,我的头嗡的一声,我此时就像在腾云驾雾一样,我晕眩了。
  我们的车有经过了第二层院门,这里有人把守,我看见门前两个戴着蓓蕾帽的士兵端着枪。韩蕊把车停了下来,放下了车窗。一个士兵拿出了一个方盒子似的仪器。盒子的上方有一个手印,韩蕊伸出了手按在手印上,卫兵看了盒子一眼,立刻退后敬礼打开了大门。
  “那时什么东西?”
  韩蕊开着车,说道:“那时证明我身份的仪器,它记录着我手的体温和指纹。”
  哦,我那个时代也有这样的东西,由于人的体温不是任何地方都相同的,而且每个人都有差异,相同的概率不到百万分之一,所以就被用来当作证明身份的钥匙,当然还有指纹。但体温是不能模仿的,如果人死了指纹还在,但体温就没了。
  我们的车停在了一个大楼的前面。
  韩蕊下了车,我却没有动,我观察着这个大院,韩蕊走到我的车门前,为我打开车门笑道:“我的主人,我们该下车了。”
  她用她迷人的大眼睛微笑着示意,那种语气到真像个奴隶。
  我下了车问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
  “去找我们的上校,他要见你!”
  “见我?”
  “当然了。”她顽皮的挑逗着瞅了我一眼。
  “我有什么好见的?”这突然地见面让我手足无措。
  “我的主人,你还不知道?你可是我们这里的知名人物啊。”她那种淘气的语气倒真象是韩蕾。
  “我?”我不知所措的瞪着韩蕊。
  韩蕊笑着依然拉着我的手,还像是情侣那样。可我的心里却不是滋味,我放开了她的手,韩蕊只是笑笑没有理会我的行为,就走到了前面去带路了。
  我们来的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。
  韩蕊进了门,里面坐着一个穿警服的秘书小姐,她见了韩蕊微笑的点了一下头,“上校正在等你们。”然后上下打量着我,看来我还真是知名人物。
  “报告!”韩蕊大声的叫着。
  “进来!”
  韩蕊打开门,让我先走进了里屋的办公室。
  这间办公室很大,里面有一个大写字台,在外侧旁边是一个大沙发。
  写字台后面有一个军官,没戴帽子,看上去40多岁,非常精明的样子。
  “这是我们的领导,童万里上校。”韩蕊给我介绍着,然后又指指我,“这就我跟您提起的凡客先生。”
  “哦,欢迎欢迎。请坐。”童万里把我让到了沙发上。
  “上校我先去了。”韩蕊向童万里打了一个敬礼。
  “嗯!”上校点头。
  韩蕊出去关上了门。把我一个人留在了上校办公室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9.倩女柔情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8.再次挑战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