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11.凌秀初夜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晚上,凌秀被送来了,她依然穿着警服,眼睛被眼罩蒙住,嘴里戴着塞口球,双手被铐在背后手。铐住她的不是一般的手铐,手铐上有一个条长链子,被抓在女警卫的手里
  四个女警卫押着她,在门厅见到了我,女警卫恭敬的鞠躬道:“请问主人要不要我们帮您处理一下这个未经调教的女奴?”
  “啊?”她们的话让我似懂非懂。
  这时和韩蕊、韩蕾同在门厅的詹妮凑到了我的耳边,小声说道:“处理女奴就是要脱光她的衣服,把她严严实实的捆起来。”
  “噢!”我明白了,我阻止道:“不必了,我自己来吧。”
  “是的主人。”女警卫牵着凌秀手铐上的长链,把锁链高高的挂在门厅外墙的铁钩上。凌秀的双手被手铐高高的拽起,身体被迫弯下了腰。这样的姿势就是韩蕊这种搏击高手也只能任人宰割。
  送走了女警卫,我锁上了门,我回身从墙上摘下了手铐的锁链,把凌秀的眼罩也扯了下来。
  凌秀睁开眼看见我,以为我也是海岛上一样的奴隶主,趁我不备右膝向我的裆下狠狠踢来。虽然我没有注意,但从她的眼神我看到了危险,在我还没有反应时,我脑中的辅助计算机发挥了作用,它控制我的身体向后窜,退出了一大步。
  凌秀见一膝不中,右腿改变方向,闪电般的向我跨出了一小步(大约75厘米),她的后脚迅速滑步跟上,当后脚将要触到前脚时,她抬起前脚向我直踢。她动作连贯速度之快让我我可闪避,我脑中瞬间闪过了韩蕊的动作,身体像弯曲的弹簧般向后一仰,肩手着地,躲过了这一脚。在我缩回腰腿时,韩蕊大叫了:“凌秀住手!”
  凌秀一惊,因为这里没人知道她的名字。她收腿细看,当她看见韩蕊也带着手铐脚镣站在她面前,眼泪唰的流了下来,双腿无力地跪倒呜呜的哭了。我这时狼狈地从地上爬起,韩蕊已经拖着脚镣叮叮当当地跑到了凌秀的身边。
  凯卢听到了声音也跑了出来,它看见韩蕊在凌秀的身边就没有过去,而是跑去找我。
  韩蕾在边上嬉笑着说道:“主人!想不到你的身手这么了得?”
  “去!”我对着韩蕾假意的吹胡子瞪眼道:“我被一个戴手铐的女孩打得满地打滚,还有什么厉害可言?”
  韩蕾却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刚才主人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?我以为主人这辈子都不能让我满足快活了呢?”
  这个丫头什么话都敢说,我用手指轻轻的捏着她的小脸道:“闭嘴,说这种话也不看看时候。”
  “嘻嘻……”韩蕾调皮地吐了一下丁香小舌,没有在做声。
  迷茫的凌秀,看看韩蕊,又看看我和韩蕾的亲热的笑骂,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?
  韩蕊小声地告诉了她,我们来岛的用意,和这里的情况。
  凌秀的脸一下红了,不好意思地看着我。
  我急忙跑过去,摘掉了她嘴上的橡胶球。挑逗着说道:“照片上看你那么温柔可爱,想不到你却如此厉害,带着手铐还差点儿要了我的小命儿啊!”
  凌秀红着脸柔声地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  我哈哈地笑着说道:“没关系,比起韩蕊你算是温柔得多了。”
  韩蕊没想到我当着她的队友调笑她,她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,不依的用头使劲的撞了我一下,嘴里埋怨道:“讨厌啊,你。”她红这脸说道,“还不给凌秀打开手铐?”
  “噢!”我叫了一声,急忙找来了钥匙。
  我拿着钥匙,可是我无法把手铐打开,凌秀的手铐是特殊的专用钥匙。
  “真是该死。”韩蕊轻声的骂道。
  “算了吧。我没事的。”凌秀反倒安慰着我们。
  詹妮这时已经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和韩蕾的手铐和脚镣,又跑来给韩蕊打开。
  韩蕊揉搓了一下自己被松开的手腕,就从地上扶起了凌秀,带她走进了另一间客房,我和詹妮、韩蕾、凯卢到了我的客房。
  詹妮想着刚才的情景,还心有余悸地说道:“想不到国际都刑警这么厉害。”
  “是啊。”韩蕾撒娇地伏在我的怀里,说道:“我好担心主人身体,好怕被那个女人给打坏了啊!”
  我和詹妮都被韩蕾这无遮无掩的话逗乐了。
  詹妮的双臂也温柔的搂着我,她骄傲地说道:“我们的主人是最厉害的,可以打败他的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  凯卢这时也不甘寂寞的挤着我的腿。
  我在这两个姑娘的怀抱里,心中感慨。是啊!有和我同等科技的人确实还没有出生呢。
  凯卢在我的腿前抬头看着我,我伸手摸着它的大黑脑袋。
  这时我们的门外有人敲门,韩蕾从我的怀里蹦起来去开门。
  进来的是韩蕊,她到了我的面前轻声道:“凡客,跟我来。”
  詹妮知道我们有任务,就放开了我。我跟着韩蕊来到了另一间客房,只见凌秀背着手坐在床上,看见我温柔的向我问好:“您好凡客先生,韩少校都告诉我了。”
  看着我身前裸露着乳房只穿着贞节带的女少校,和这警服整肃的特警队员,我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  韩蕊对我说道:“现在凌秀和卫瑶被关在了一起,这是个好机会。我们让凌秀把追踪器给她带去。”
  凌秀答道:“是啊,我们在监狱里只戴着脚镣,两只手是自由的。可以安装追踪器。”
  “嗯!”我点着头,“不过我们应该还得知道一些情况,看看海岛上的设备能否发现我们的追踪器。”
  “我同意。”韩蕊说着走出门道:“我去问问詹妮知道多少?”
  詹妮被叫进来了,她仔细的回想着,说道:“岛上有没有针对卫星通讯的设备,我想也不会有监测和卫星通讯的追踪器。”接着她又疑惑的问道,“和卫星通讯?你们的追踪器有多大?”
  我笑了,用手比划着,“还不到小指直径的一半。”
  “啊?这么小,怎么可能?”詹妮惊讶了,不过她又担心道,“可是,你们给凌秀安在哪里呢?她回去的时候,必须赤身裸体,岛上的人也会检查她的阴道和肛门,看看有没有被人玩弄和调教过。”
  “这倒是个问题!”韩蕊也感觉到了为难。
  是啊!身为女奴身上的一切部位,都可能是别人玩弄的对象,要想藏东西而又不被发现确实很难。
  凌秀想了一会儿道:“要不我把追踪器吞到肚子里。”
  “不行。”我摇头道:“你们被关押几天还不知道,要是到时候被排泄掉那就糟了。”
  凌秀听了我的话,脸不觉的一红。
  韩蕊想了想道:“我看还是放在嘴里。”
  “那怎么行?吃饭喝水都可能被吞掉的。”詹妮反对着。
  可这时,我却明白了韩蕊的意思。在执行这次任务,我们带的设备工具里有一种钢丝,这是一种记忆金属,它能在35摄氏度以上时恢复保持弯曲,它弯曲的曲度很小,如果当作牙套套在上牙床应该没有问题,而这里也恰巧是最不可能被检查的地方。
  我和韩蕊动手开始制作牙套追踪器,韩蕊在凌秀的嘴上比划着尺寸,詹妮在旁边认真的观看。追踪器像一个胶囊药丸,在它两侧的圆顶各有一个小孔,专门和钢丝配套用的,由于当时没有方法确定装在哪里,所以追踪器上面作了好多与其他工具配套的接口。
  我们把钢丝外套上了一个塑料套,以防止钢丝破坏凌秀的牙床。然后用钢丝连接了追踪器。
  韩蕊把作好的牙套,放在凌秀的上牙床上,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  凌秀咀嚼了几下牙齿,说道:“还可以,感觉不出什么。”
  “詹妮?”我望向詹妮,寻求她的看法。
  詹妮俯下身子仔细地看着凌秀的脸,又让凌秀张开嘴观察着,然后满意的点头道:“不错,我看没有问题。”
  韩蕊和我都笑了。我们又把作好的另一个牙套安在了凌秀的下牙床。
  “好了。”韩蕊站起身,好像完成了很重要的任务。接着拍拍我的肩膀笑道:“下面的任务该你了。”
  “我?”我一时没有明白。
  詹妮也笑了,顽皮的说道:“当然了,如果这位姐姐回去时身上还穿着衣服,那我们就有麻烦了。”
  “是啊!”韩蕊也开始戏耍我了,“如果,她们看到凌秀回去时还是个处女,你说问题是不是就严重了?”
  凌秀低着头,红着脸没有说话。
  韩蕊看着害羞地凌秀,童心大起调戏起来道:“凌秀,以后见到凡客不许叫先生,只能叫主人,这可是命令!知道吗?现在你好好的伺候主人吧。”
  “是!少校。”凌秀红着脸答道。
  我看着这恶作剧的二女,真想抓住她们重罚,我狠狠的打了韩蕊的屁股道:“你是什么军官?有下这样命令的吗?”我的话音未落,当的一声,我的手拍在她的贞节带上,由于太重我的手指一阵酸痛。
  “哈哈……”韩蕊和詹妮大笑着跑了,韩蕊出门时还调笑地说道:“想不到贞节带还有这样的好处,可以防止主人的责打……”
  我看着她们俩关上门,回身去看凌秀,她低着头,脸一直红到了耳根。
  我和她并肩坐在床上,手扶着她背在身后的手臂,问道:“你被迫执行这样的命令后悔吗?”
  凌秀红着脸摇摇头。
  “为什么?”我轻声的问着。
  “在队里我和韩蕊姐是好最好的朋友,我们都没有男朋友,我很佩服韩蕊姐,她坚强能干,我信任她的眼光。”
  “眼光?什么眼光?”我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  凌秀的脸更红了,她的声音小的可怜:“韩蕊姐都告诉我了,你是最棒的男人,她要一生作你的女人,她不计较你有几个女人。能让韩蕊姐做出这样的决定,可见你的魅力……”她停下来喘了口气。
  原来韩蕊是这样的爱我。我的心理不觉得被她的真情暖的热乎乎的。
  “韩蕊姐跟我说,既然我也没有男朋友,又是她的好姐妹,她愿意我也……”凌秀闭上嘴不说了。
  我看着这个羞红了脸的女特警,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冲动。凌秀的警服对我确实有很大的魅力,使我总想探求一下这威武英姿的制服下,那特有的温柔。
  我伸手隔着她的衣服,握住了她警服下面的乳房。凌秀背铐着双手,头低到了胸前,不知道是要拒绝还是迎合。
  她的羞涩让我兴奋,我把她搂在了怀里,让她发热的身体靠着我的胸膛,我用手摘下了她的领带,解开了她胸前最靠近乳房的衣钮,把手伸了进去。
  凌秀的身体经受不起我这样的挑逗,她使劲的把脸埋进我的肩头。
  在凌秀的衣服内,我摸到她罩在丰满乳房上的乳罩和吊带。凌秀在我的耳边把热乎乎的脸紧贴着我,她在我耳边轻声道:“吊带是活动的。”
  听着美人的软语我不禁的笑了,我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,右手在她的衣服里,单手摘掉了她乳罩左肩的吊带。我的手顺着她发热的左胸,一直下滑进她乳罩左边的罩杯里。
  凌秀在我的动作里,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体,我听见她的口鼻在扭动中深吸了一口气。
  我用手握住她左边的乳房,她的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硬了,在我温柔的动作中,凌秀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但她的呼吸却无法阻止的急促起来。
  我缩回了手,把她的身体从身上移开,让她面冲着我。凌秀满面通红紧闭着眼,那个动人样儿叫人心醉。我把她慢慢的扶倒在床上,她没有睁眼,放任着我的所作所为。
  “凌秀,你喜欢我这样吗?”凌秀柔顺的娇羞,勾起了我挑逗她的兴趣。
  凌秀依然紧闭着眼,慌张的摇头,她刚才的自信不知道跑到了哪里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  我感到有趣,看着她现在的样子,让人想破了脑子也不敢相信,她就是刚才那个以刚猛迅捷的身手把我打翻在地的女警。
  我捧着她的头,动情地去吻她轻柔的嘴唇,凌秀竟然张开了嘴,我的舌头缠住了她。她娇柔的身体在我的身下起伏不停。
  在温柔亲吻中我慢慢的解开了她警服的钮扣。我分开她的衣襟,嘴一直从她的下巴吻下去,她柔嫩的脖子在我的亲吻中留下了印记,我闻到了她身体沐浴后的清香,我知道她来的时候肯定是被岛上的女警卫强制的洗了澡。
  凌秀在我的亲吻中喘息,她摇动着肩膀,很想用手抱住我的头,可是无奈她的双手被铐在背后。我又解开了她乳罩右边的吊带,把她的一对美丽雪白的乳房放了出来。她玫瑰色的小乳头又瘪回了在乳晕里没有出来。
  我的手抚摸着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捏了一下,“啊!”凌秀短促的叫了一声,她小的乳头立即挺起,而且在不断的变大,它在充血。
  我把凌秀的身体翻过来,揭起她身后的警服,把手伸紧她的后背摘掉了她乳罩上的挂钩。
  我把她的乳罩从身上取下。
  我下了床抬起她的腿,把她的鞋一只只的脱下来,然后把她的整个身体搬到床上,凌秀不敢睁眼放松身体任我摆布。由于床单的摩擦她的警裙隆起,一直到了大腿根部,她修长白皙的美腿让我冲动。
  我脱掉了衣服,跳上了床,温柔的摩擦着她光洁柔滑的双腿。“真是上帝的杰作。”我赞美着。
  “不,韩蕊姐才真的漂亮。”凌秀说着睁开了眼,她看见我赤裸的身体,“啊!”她轻声的叫着害羞的闭上了眼。
  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裙下,摸到了她紧绷的内裤,我把它轻柔的退到了她的大腿上,然后分开她的腿,把白色的内裤脱了下来。
  我用手挑逗这她的下体,她忍不住轻声的呻吟。在她淫水外流的时候我插入了她的身体。
  我激动的运动一直把她送入了高潮。
  凌秀瘫软的身体在我的身边喘息,她休息了好久,忽然她好像被我激发出了压制在心中很久的欲望。她翻过了身体压着我,她的嘴疯狂的雨点般的亲吻我的脸,嘴里还喃喃的说道:“凡客,我爱你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  我双手捉住她的头,吻住了她的嘴,她的舌头主动的伸过来,我们的舌头象两只红蛇一样上下盘缠着。她的一对乳房摩挲着我的胸膛,我感到那乳峰的柔软,坚实和火热。我再一次的陶醉了,我直想吻她的乳房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12.运动会场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10.女奴海岛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