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14.惨烈争夺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接下来的沟沿赛跑、跳荷叶、和过木马,我们都无心观看,这些都是很让人痛苦的比赛
  比赛的难度和折磨度越来越高,我开始担心詹妮了,我轻拍她的屁股,詹妮回过了头疑问的注视着我道:“主人?”
  我轻声的问着:“宝贝儿,你真的有把握吗?”
  詹妮苦笑了一下,“我想不被带走调教应该没有问题,不过肯定也是要吃一点儿苦头的。”
  我担心的问:“你受得了?”
  詹妮无奈的摇头,“总比这些比赛要好一点儿吧!”
  到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詹妮把容易的比赛都让给了韩蕊姐妹了。
  韩蕊此时也回头感激的望了她一眼。
  比赛到了最后一项,詹妮终于该出场了。
  我不知道她要承受什么样的痛苦,我牵着詹妮向场内走去,心里忐忑不安,我发现我最关心的还是詹妮,也许因为她是最心疼我的女人。
  我此时此刻感慨的想起了詹妮为我跟韩蕊比武,想起她那时怕我受伤的紧张,想起了我们第一次的欢好……我不由得俯下身悄悄的叫住了詹妮,她抬起头温柔的看着我。我蹲下身捧着她的脸深情道:“不要太逞能,不行就回来,我拚死也会保护你!千万不要让我为你担心啊。”
  詹妮被我的深情打动了,她含着眼泪点了点头。
  揪尾巴比赛是让女奴模仿狗打架,以揪掉对方的尾巴为胜。
  参赛的女奴都像詹妮一样无法站立,只能象狗一样的爬行。在场上的女警卫给詹妮安上了尾巴。
  狗尾巴是女奴重点防守的东西,也是对方攻击的目标。尾巴末端的固定部分是个金属头儿,它需要插在女人的阴道里。它下面有螺栓,向里拧紧后螺栓后,其体内的部分就会像膨胀螺丝一样的涨大,形成里面大外面小形状,所以很难从阴道里掉出来。
  在外面连接的是一条有钢丝骨架的尾巴。
  我看见詹妮带上尾巴后咬着牙趴在地上步履艰难。
  “里面是不是太大了?”我问道。
  詹妮摇摇头:“就这样吧!我怕太小了让别人揪走了就麻烦了。”
  我俯下身爱抚的摸着她光滑的脊背。
  比赛是小组制。第一场是两人比赛,目的是先淘汰被一半调教的女奴。
  詹妮的对手是一个黑发的欧洲姑娘,我看见她也和詹妮一样,都饱受着痛苦,可是如果不淘汰她,那受苦的就是詹妮了。
  我轻拍詹妮的柔软的臀部道:“小心宝贝儿,不要手软!”
  “是!主人!”詹妮回答着,眼睛里充满了斗志。
  比赛开始了,黑发姑娘和詹妮在场上转着圈,寻找对方的尾巴,不过显然詹妮的动作比她灵活,詹妮终归是警卫出身啊!
  那个黑发的姑娘突然拼命地象詹妮扑来,由于手和腿都被钢链锁着,所以双方不能用手,只能用身体和头相互的碰撞。
  詹妮在她冲过来时急忙的猛退,黑发姑娘扑了几次都没有得手。在她被詹妮带着满场打转时,詹妮回身巧妙的一撞,黑发女一下子被撞倒。
  在她翻身爬起时,詹妮已经灵巧的用嘴叼住了她的尾巴,詹妮急退,黑发姑娘疼得大叫起来。她被詹妮拖得在场内转圈,最后被詹妮拖倒,詹妮用力的拔出了她的尾巴。
  “啊!”黑发姑娘大叫一声昏倒了。
  詹妮叼着她的尾巴跑回了我的面前,我拿起了尾巴,这是一个可怕的器具,它的末端是塞进阴道的部分。只见它大大的劈开了六瓣,个头超过了我的拳头。我在上面看见了斑斑的血迹,我同情的看向那个黑发的姑娘时,她已经被抬走了,地上只留下了一滩血迹。
  “主人。”詹妮轻声的叫着。
  我俯下身,詹妮悄悄地说,“现在我不会被调教了,请主人给我松一下尾巴上的螺丝,这样如果我败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。”
  “噢!好的。”我把手偷偷的伸到了她的股后,放松着螺丝说道:“可以的时候告诉我一下。”
  “好的,主人。”
  我把螺丝松了好多圈,直到快松到螺丝尽头时,詹妮才轻声的叫道:“可以了主人。”
  我松开了手,轻轻的拔了一下詹妮的尾巴,可是纹丝不动,詹妮轻声地叫了一声。我关心的问道:“我拔都拔不动,真的行吗?”
  詹妮悄悄道:“就这样吧!如果太小了就会掉出来了。”
  我和詹妮在观看其他场的比赛,真是让人无法人接受。
  奴隶主为了让奴隶不容易失败,就把螺丝拧到最大,这样一旦失败,女奴的下身就会被膨胀螺丝划开,造成大出血。没有一个失败的女奴不是被抬出去的,被了生存女奴们都是在拼着自己的性命,好像古罗马时代的决斗士,场地里到处都是鲜血。
  最后只剩下了16个女奴,现在开始多人比赛了,赛场分为了四个,每个赛场是四个人,每个赛场只能有一个人胜出。
  詹妮又重新进入了赛场。
  我看到詹妮的赛场上,其他的三个女奴眼珠血红,都是急于拼命的样子。我真的为詹妮捏了把汗。
  又有一个女奴扑向了詹妮,詹妮趴在地上闪身躲过,用手绊了一下对方的支撑臂,同时肩膀撞了她一下。
  那个女奴被撞了一个滚翻,其他的两个女奴见机冲了过来,用嘴叼住了她的尾巴,由于两个女奴一起使劲造成方向不一速度不快,被那个女奴反应过来,她也叼住了另一个女奴的尾巴,在相互的撕扯中一个女奴大叫了,她的嘴松开了尾巴,自己的尾巴被人一下子扯下,她顿时昏死过去。
  詹妮没有参加,她看着另两个女奴不顾性命的追咬,她放弃了。
  在这样的比赛里人都变成了野兽,为了生存脑袋里只剩下了原始的本能,在这里我再也没有纯洁的美女的概念了。这里只有我心爱的詹妮保留着人的智慧,因为她相信即使失败她也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  这场比赛里,没有赢家,只有放弃了的詹妮最后屹立。
  詹妮又爬到了我的身边,我蹲下身用毛巾给她擦汗,詹妮忽然涌出了眼泪,我捧着她的头,她幸福的伏在我耳边说道:“我越来越觉得,当主人的奴隶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了。”
 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脸,在她耳边悄声道:“只要铲除了这个岛,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再有了,你也就是真正自由的人了。”
  詹妮激动得亲吻着我,柔声道:“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走,我永远是主人的奴隶,我要伺候你一辈子。”
  我温柔的把她的头抱在了怀里。
  最后,每一个场地都安静下来,场地中包括詹妮有四个女奴参加了决赛。
  在决赛前女奴最后的休息时,我给詹妮喝了口水,抚摸着詹妮脊背轻声道:“比赛的时候要注意自己,这些女奴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,不要心软,不要被她们伤害了。
  “好的主人。”詹妮点头答应了。
  赛场主持奏响了音乐,他拿着麦克大声的渲染着比赛:“现在就剩下四条母狗了,他们的主人已经可以稳获得四百万欧元了。现在我们将要开始的是最后的冠军的争夺战。我们的大奖只有一个,我们没有亚军。这次比赛的冠军,可以拿到岛主刚刚定下的奖金金额,那就是五千万欧元。”
  场上的奴隶主欢呼着,我感觉就像回到了中世纪的决斗场。
  “冠军将是谁呢?我们拭目以待!”
  铜锣声响,比赛又开始了。
  赛场上詹妮离场内最远,场上的其他三个女奴都非常的疯狂,她们瞪着仇恨的眼睛相互地看着。场外奴隶主的叫喊让她们起劲,她们对视着。
  突然她们一起向詹妮扑来,詹妮吓了一跳,她知道要跑就反会被人揪住尾巴,她主动出击,先冲向了最前面的女奴。
  在两人相遇时詹妮竟然从地上跃起,一下子扑倒了对方,在詹妮扑过去时顺势低头叼住了她的尾巴,拼命的爬行,那个女奴被詹妮拖得大哭大叫,她在被拖动中从地上爬起,被詹妮带着满场的跑。
  其他的两个女奴围追堵截着詹妮,詹妮拖着那个女奴遇到了堵截时,她把那女奴拽到拦截者面前松开了嘴,飞快的爬去对付追击者,被拖的女奴还想要报复詹妮,却被那个拦截者叼住了尾巴。
  在这个各自为战的决斗场里没有永远的合作,詹妮利用她们各自的贪心瓦解了她们的合击。最终詹妮把追击者撞倒,她的膝盖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肚子上,在她疼痛难忍的时候,拔出了她的尾巴,她再也不动了。
  詹妮喘着气静静的看着另两个女奴的决斗,那个拦截者依然占据着主动,拽着那个女奴爬行着奔跑。两个人都累得四肢发软,最终拦截者拔出了那个女奴的尾巴。这时詹妮出击了,面对着这疲惫的对手,詹妮没有费力就取得了胜利。
  詹妮终于爬回了我的身边,她回头看着躺在血泊里的女奴,辛酸地满面是泪。我蹲下了身搂着伤心的詹妮。是啊!我知道这里没有真正的赢家。
  “太精彩了,太漂亮了!”那个主持又在讲演了,“现在我隆重的宣布,这次比赛的冠军是凡克先生。”
  我给詹妮摘下了那条羞耻、罪恶的尾巴。我看见詹妮的阴道大开淫水外流,我温柔的给她按摩,她在我的疼爱中喘息着羞红了脸。
  在主持人的赞美声中,我没有感到任何的兴奋和荣耀。我只是抱起了我心爱的詹妮,她满身是汗,在我的怀里幸福的享受着我的温柔。
  周围的看台上奴隶主都在欢呼,我抱着詹妮走在场地上。
  这时岛主纳尔逊。庞德也下了主席台,他满面春风的向我祝贺,“恭喜啊!凡客先生,你是我们今年的最高奖项的得主。”他看着被我抱在怀里的詹妮笑道:“想不到凡客先生对性奴也这么的体贴啊。”
  我听他是话里有话,心里警觉起来,笑道:“詹妮现在可是我的宝贝啊。我要好好的养着她,明年还用得着呢。”
  纳尔逊。庞德脸上挤着笑容,神秘的说道:“哈哈……我看先生不光是对詹妮吧?”
  我隐隐的觉得不对,我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?韩蕊?韩蕾?我忽然想到了凌秀,她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?她也许被严格的搜身找到了追踪器?不会,我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,如果要是找到了,我现在就不可能比赛了。
  我想到了凌秀临走时的样子,她对我的爱恋可能被岛上的人看破了。
  想到这儿,我故意贪婪的看了一眼詹妮,然后用嘴狠狠的叼了一下詹妮被缚得发硬的乳头。詹妮在我的动作里痛苦的张大了嘴没敢发声。
  我抬头向纳尔逊坏笑道:“先生,我可不精通调教,不过我对付女奴有自己的方法。”
  纳尔逊仰头大笑了,“尤金说过你对付女奴很有一套。不过你要想学调教,在这里正好有个调教展示,凡客先生可有兴趣?”
  我点头笑道:“那就谢谢岛主了。”
  “哈哈……不用客气。”纳尔逊又低头看了一眼詹妮,用手逗了逗詹妮的乳头笑道:“今天我才知道,我们的小詹妮竟然这么的厉害,今天你立了功,我想你的主人也会奖励你的。哈哈……”
  这时我看见尤金也凑了过来,向我恭喜着:“老兄你可真厉害,两项大奖都被你给拿走了。想不到你的詹妮这么了不起。哈哈……”说完他又向我挤了挤眼。
  我当然明白他说的是奖金,我爽快的答道:“兄弟放心,我不会言而无信的。”
  哈哈……尤金高兴的走掉了。
  这场恶梦般的比赛终于结束了。我们回到住所,我给三女卸下比赛的服装和刑具,她们匆匆的吃了午饭就睡觉了,她们太累了。尤金再没来打扰我。我把凯卢带到了身边,搂着它的大黑脑袋自己也睡着了。
  晚饭时分我把她们叫起,她们都穿着睡袍。韩蕊伸着懒腰娇声道:“吃饭后我要好好的洗个澡。身上太脏了。”
  詹妮也点头道:“是啊!我也是,韩蕊姐,咱们一块洗吧。”
  韩蕾嬉笑着淘气道:“哼!你们光知道自己,主人还没先洗呢,你们就着急了。”
  詹妮听了高兴道:“哈哈……好啊,好啊!主人也来一起洗。哈哈……”
  韩蕊脸红了,悄悄道:“我最后洗吧!”
  “那怎么行?”韩蕾不干了。
  “是啊!韩蕊姐,我们让主人帮我们洗,今天我们很辛苦了,该让主人奖励我们一下了,是吧,主人?”詹妮笑着瞧着我道。
  “好!”我朗声大笑。
  韩蕊红着脸没有说话。
  晚饭后,詹妮拿出了手铐和绳子,韩蕊红着脸问道,“詹妮,你拿这个干什么?”
  詹妮理直气壮道:“当然是戴上洗澡了,你想啊!你有手有脚的主人怎么给你洗啊?”
  韩蕊真的不适应,她红着脸要跑道:“你们先洗,我最后再说吧。”
  “不行。”韩蕾抓住了她,“詹妮姐!”韩蕾叫救兵了。
  詹妮一同抓住韩蕊,嘴里还劝道:“韩蕊姐听话,主人好温柔的。”说着两个人连拖带拽的把韩蕊拉进了浴室。
  我和凯卢在边上看着,我心里好笑可没有出声,我觉得这间原本关奴隶的房子,现在却充满了温馨。
  时候不大,詹妮就叫我:“主人,我们准备好了。”
  “好!”我脱下衣服,走进浴室,凯卢也淘气的跟了进来。
  一进浴室,我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,只见韩蕊三人都是清一色的戴着手铐,双手被吊在房顶的吊钩上。她们被迫抬起的右膝也绑了绳子,绳子也被高高的挂在吊钩上。她们只能用左腿站立,双腿就这样不自然的大开着。
  “怎么样主人?”詹妮笑着问道。
  “凯卢走开。”本来娇羞垂头的韩蕊害怕了,她这个姿势很难阻止凯卢的舌头。
  我摸摸凯卢的大脑袋,我知道它很听话,我没要赶走它。
  看着众女的荒唐,我也来了精神,我跑出去拿了塞口球,本来我不喜欢这些刑具,可是今天却有了兴趣。
  我先把塞口球拿到了韩蕊面前,说道:“最后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  韩蕊看见我跟她们一样同流合污,皱眉娇声道:“想不到你也是个大色……呜……”
  听见她要挖苦我,没等她说完,我就把橡胶球塞进她的嘴里,在她拼命摇头和跺脚的抗议中,我把皮带系在了她的脑后。
  韩蕊涨红着脸气鼓鼓的瞪着我,然后扭头不去看我,她那娇羞、气愤、而又无奈的可人样儿叫人心醉。我肆虐的揪了她的乳头。“呜……“韩蕊大叫着,回头狠狠的瞪着我。我眉毛一扬,挑衅的笑着,亲了亲她无法躲避的小脸。
  韩蕊拿我没法,只能“呜呜”跺脚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  我又拿起一个塞口球面向詹妮,道:“亲爱的,有什么想法?”
  詹妮似乎等待这一时刻已经很久了,她陶醉的眼睛看着我,“我爱和你的这一时刻,直到永远。”
  我甜蜜的亲吻了她的嘴唇,然后把橡胶球塞进她的嘴里……我拿起最后的塞口球走到了韩蕾面前,轻声道:“小宝贝,你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?”
  韩蕾喜孜孜地探头亲了我一口,撒娇道:“主人别忘了,我喜欢电动跳蛋。”
  我笑了,把球塞进她的嘴说道:“我今天要让你喜欢得死去活来。哈……”
  我拿起热水喷头,在三女白嫩的身体上肆无忌弹的喷射,她们被我折磨得使劲扭动着身体。嘴里只能无奈的“呜呜……”鸣叫。
  我把喷头交给凯卢,这个家伙也兴奋了,它用大嘴叼着喷头学着我那样围着三女喷射,真是个聪明的家伙。
  我腾出了双手,把浴液一层层的涂抹在她们的身上,她们娇嫩的身体成了我润滑身体的海洋。
  韩蕊在这种群体的荒淫中羞得无地自容,她垂头闭眼不敢见人。我用自己沾满浴液的身体使劲的抱住她,在她无可躲避的娇羞中,磨蹭着她娇嫩的躯体,她坚实而又玲珑突起凸的肌肤使我兴奋,我抚摸着她的臀部,她的蜜穴在我的抚摸中流出了和浴液同样柔滑的淫水。
  我背向着詹妮,回手抱住了她,让她嫩滑的腹部和丰硕的乳房摩擦我的后背。詹妮在我的运动中喘着粗气,她湿热地蜜穴成了我洗浴的重点,在我手指挑逗中,她的下身越洗越湿。
  韩蕾再也受不了我对韩蕊和詹妮的挑逗,自己已经先湿得不成样子了,我抱着她娇小的身体,用嘴含住她小巧鲜嫩的乳头,韩蕾颤栗了,她渴望我的合欢。
  看着被我折腾得一塌糊涂的三女,我心中大乐。我用温水洗刷了她们的浴液和淫水,决定抱她们上床。
  我先放下韩蕊的胳膊,但没有放下她的右腿,她单腿着地支撑着平衡。我用钥匙打开她一个手腕上的手铐,要她把手背后。她皱眉犹豫着,我强硬的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的手拧到背后,她这种姿势本就无力反抗,再加上她的反抗是象征性的,所以很容易地让我铐住了。
  我放下她的腿给她擦拭,在我的擦拭里她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,把这动人的娇躯扛进房内,让她趴在大床上,给她带上了脚镣,我把脚镣的钢链绕过了手铐的钢链锁着双脚,使她的双脚曲在背后不能伸直。我把这个漂亮娃娃推到了大床里面,给其他的宝贝留出了位置。
  接着就是詹妮,我把她的胳膊和腿都放下来,打开她的手铐,她自觉地把手锁在了后面,我用毛巾和嘴为她擦拭,她兴奋的呜呜的叫,身下又湿润了。
  詹妮也被我用同样的方法带脚镣,放在床上。
  轮到了韩蕾时,她已经等了很久,她扭动着娇小的身躯。在我的擦拭中她也用身体摩擦着我的肌肤,这让我难以消受,我用手指深入她的蜜穴。她“呜呜……”的兴奋喘息着。
  最后,韩蕾也被我锁住手脚放在床上。看着我的杰作:这三个诱人的身体。我陶醉了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13.痛苦比赛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 12.运动会场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