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16.性奴牢狱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在山顶的南侧,有一个半月牙似的空场,面积还不小,这里就是岛中的安全重地,等离子辐射装置的所在
  在半月牙空场的东、西和南面是三个等离子发射器,北面是一个深深的火山口,这里寸草不生,里面还是常的冒出热气,在火山口内是一个由我设计的温差发电机组。电脑室应该就在山顶附近的地下。
  这里被铁丝网围着,里面有战壕、暗堡和山炮组成的防御工事,女警卫都荷枪实弹,戒备森严。
  为了避嫌我们没有过去,只是用摄像机远远的拍摄。我让克拉丽莎和其他人留在东边的路上,自己牵着詹妮走到了山顶南面的崖边,在崖边的岩石上修有扶手,我摸着扶手,拉着詹妮站到了我的身边。
  詹妮小声的对我说道:“主人,这里我也没有来过,这里的守卫一向都是克拉丽莎和卫奴队长多拉防守。”
  看来岛主的用人非常谨慎,詹妮负责他的安全,而克拉丽莎负责海岛的安全。两人一定都是不许相互进入对方的领地。我想守卫大院和性奴营及其它防御基地的地方也是这样分工有秩的。
  我微微的点点头,詹妮看着崖下给我介绍着山顶南面的建筑。
  这个岛的主要建筑就是我们的那个大院,里面接待奴隶主几栋大楼和我原来住的那两座客房小楼,还有尤金带我去的游乐区域。那里除了我去过的游乐馆,还有表演大厅,调教场和训练基地等设施。
  大院的外面就是我们昨天去过的体育场了。再有就是码头。在码头的边上,是一大片沙滩,这里面积非常的大。沙滩上深埋着许多高大的立柱,这就是詹妮说的公共调教女奴的地方了。除了这些地方,海岛平原的其他的都是野草丛生的荒地。
  “在公共调教的时候,这些立柱的顶上都回被挂满灯火。把那里点的通明。”詹妮不好受的小声说道:“女奴们都被吊在立柱之间串起的绳子上,有的还会被关来笼子里挂起来。奴隶主们到时会带着自己的调教工具,到这里挑选奴隶,象超市买东西似的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奴享乐。他们还可以把女奴带到任何一的地方,不必估计她们的死活。”
  听着詹妮的描述,我没有说话,这样的故事已经让我无法忍受了,可是这却是每年都有的一次真实事件,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不知道这次还要死多少女奴啊?
  在半山腰有一片山地被开平了,面积非常的大。岛主的豪宅就在这里,豪宅旁边高墙外就是性奴营。
  这是一个正方形的梯形天井式的地牢,整个性奴营就象一个庞大的矩形盆地,盆地内象梯田一样一级一级的向下延伸,形成了七层的地下牢房,每一层的周围内壁上都挖有关押奴隶的牢房。
  在地下七层的广场中心是一个高大的监控塔楼,它有七层监控平台,在搂的四方向上都有拿枪的女警卫巡视,在楼顶还站着5 个人,她们从远处向我们这里望了几眼。
  每个牢房外都有几个捆绑奴隶的石柱,有一些受惩罚的女奴被锁在那里,她们的身上都是一丝不挂,有的被锁在柱子上,有的被大字型锁在柱子之间地上。在她们身边有女警卫来回的巡逻,那些警卫还不时的用鞭子或靴子挑逗着她们敏感的部位。
  我通过变倍摄像机观察着地牢,这样的设计让我震惊,在地牢的人简直不可能逃生。只要一个那拿枪的卫奴守在地牢顶层,就可以杀光所有逃跑的女奴。况且在地牢中心还有个监视奴隶的武装塔楼呢。
  詹妮告诉我,这里的性奴生活非常凄惨,关押她们的地牢环境非常的俄虐。这里每个月都有人死去,死了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快艇扔到海上喂鲨鱼。性奴营里没有年龄大的女奴,因为就是不被岛主杀死,她们也活不过几年。
  看到了这些命运悲惨的妇女,我想起了凌秀和卫瑶,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?
  我回头看见了克拉丽莎问到:“詹妮你和那个克拉丽莎是怎么回事?她干嘛对你有这么大的仇恨呢?”
  詹妮温柔的眼神黯淡了,她回忆起当时的事情:“我和克拉丽莎都是这里的小队长。我们为了争宠一项不合,小队的队员也经常发生冲突,我们总是明争暗斗的。岛主知道我们不和,有意让我们分别把守火山两侧的山路,她们在西面,我们在东面。”
  看来我的猜想得没错,岛主就是利用女警卫的这种心态来控制她们,让她们乖乖的当他的卫奴,任他随意的宰割。同时也不会让她们知道她们守区以外的事情。女警卫的帮派之争正是岛主一手制造的,而他利用这种不合把这些可怜的女孩子玩于股掌之间。
  “由于岛主喜欢我们的小队,所以当时我们还负责岛主住宅里的警卫,这让克拉丽莎的小队更加妒忌,可是她们拿我们没有办法,我们的小队当时在岛上非常的风光,我作为队长她们都对我毕恭毕敬,不敢怠慢。可想不到我这样的地位,被岛主的一句话就变成了性奴。”
  詹妮始终是个孩子,她到现在也根本不明白岛主控制她们的手段。我的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,微笑道:“傻丫头,你们都被岛主玩弄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詹妮不明白我的话,她疑惑地瞪大了眼。
  “你想啊!你们都是卫奴,是岛主随意玩弄和舍弃的奴隶,如果你们团结起来造他的反,那海岛不就是你们的了吗?当岛主成了你们的奴隶,他还会有能力迫害你们吗?”
  詹妮象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想法,她不能相信的瞪大了眼。在她心里岛主是个神和恶魔的象征,与岛主正面为敌就象是与上帝宣战,这是她连做梦都不敢想象的问题。她低头深思着我的话,久久无言。
  “被贬到我这里当性奴,你后悔了?”我故意挑逗着詹妮,这个女孩儿的畸形思想太严重了。
  詹妮使劲的摇摇头,激动地说道:“不!主人,我不后悔,到现在我反而很庆幸。”
  “当时我还天真的认为,我的风光是自己的努力得来的。直到刚才主人的提醒,我才知道岛主称我们卫奴的含义。我们不过是他养的狗,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,在岛上我们连生死都不由自己掌握。”
  说到这儿詹妮垂下眼皮,她感触地接着道:“在沦为性奴时,我以为这一辈子都完了,但和你的第一次谈话后,我才知道了你是个好人。所以从那儿以后,我就只想好好地伺候你,以求得到主人对我的怜爱和施舍。再也不敢多想有以前的风光了。”
  我用手轻轻的搂着她,希望给她悲痛的心里一点点安慰。
  詹妮抬起头,她的眼里竟然充满了泪水:“我知道主人喜欢詹妮,可没想到主人你对詹妮这么好。主人您不但疼我爱我,还为詹妮出了气。主人刚才的一句话点破了我们卫奴的身份,点亮了詹妮心中的明灯,让我心里不再有低人一等的想法。詹妮心满意足了。”
  詹妮激动的伏在我的怀里:“詹妮原来爱护主人,只是怕主人有所闪失没人照顾我。直到后来,我才渐渐的爱上主人。但现在詹妮却是发自内心的要给主人当奴隶。詹妮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,无论那是什么……就是现在主人让詹妮从这里跳下去,詹妮也义不容辞。”
  我也被詹妮的这份真情打动了,我知道詹妮一直都是护着我的,可是却想不到,她现在竟然愿意为我指令而义不容辞的去死,我激动了。我用手抹去詹妮眼里的泪花,轻声道:“不要这么说,如果你死掉了,我一辈子都会为你难过的。”
  詹妮幸福的靠在我的身上象个热恋的情人,这是詹妮第一次这样的靠着我。
  她脸上又浮起了笑容,说道:“今天主人真是厉害,轻易的就教训了克拉丽莎,而且让那个以往风光的卫奴队长多啦,都不敢不对我们毕恭毕敬的。主人,我现在觉得卫奴队长没有什么了不起,当主人的女奴才是最风光的。詹妮真心的钦佩你,为你是我的主人感到自豪。”
  真是个傻丫头,当奴隶还有什么可自豪的呢?如果我是个真正的奴隶主,她恐怕也就不会有什么幸福了看着她可爱的笑容,我的嘴亲了亲她的小脸,用手插进她柔顺的秀发,温柔的抚摸着。山顶的海风飘起了她的长发,她淡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光芒。詹妮转过身用她丰硕的乳房硬硬的顶住了我的胸口。
  刹那间,这美丽的金发姑娘让我销魂不已。
  我和詹妮围着山顶转了一周,把山下的情景拍得一清二楚。特别是一些隐藏的防御基地,在詹妮的指点下都拍摄的一清二楚。
  快到中午时,我和詹妮回到了韩蕊她们的身边,这时我才放掉了克拉丽莎,那个傲慢的小队长失去了以前的风采,头也不敢回的跑掉了。
  我们从山的南面下山了。经过在山顶这样的一转,我已经找到了电脑室的位置,这是我早就怀疑的地方,也是唯一可行和隐蔽的地方,它在火山口内电厂的控制室里。
  在山的东侧我们碰到了一些女警卫,她们曾经都是詹妮的手下,看到詹妮她们都神情冷淡,好象忘记了詹妮曾经是她们的队长。
  詹妮背铐着双手昂首从她们面前走过,再也没有刚来时的自卑了。这时一个女警卫突然跑了出来,一把抱住詹妮哭道:“詹妮姐,这些日子你还好吗?”
  当詹妮看清了那个女警卫也激动的流泪了,她向那个女警卫轻声说道:“我很好,真想你啊,真想和你好好的说会儿话。”
  那个女警卫抬头看了看我,我向她示意可以,她就把我们一行人让进了一个小营地。这里是山上警卫的临时营地,她把我们带到了她的办公室,我这才知道她原来是个小队长。
  女警卫把抢放在了架子上,摘掉钢盔,脱下了防弹衣。
  詹妮给我介绍着:“这是莉茜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  “你好!”我向莉茜伸出了手。
  “你好,你是詹妮的主人?”莉茜也伸出了白嫩手。
  “对!詹妮是我的宝贝儿。”我和她握了一下手,就松开了。
  莉茜听我这样暧昧的称呼詹妮,狐疑的看了看她。詹妮向她微笑了,然后幸福的亲了我的脸,笑道:“凡客先生是我的主人,是让我可以付出一切的人。”
  莉西看了我们好久,忽然眼圈都红了:“真羡慕你啊詹妮。我还以为你从此受苦了呢,可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有福气。”
  “怎么了?莉茜?”
  “自从你走后,我就接任了你的小队长,可我们总是受克拉丽莎的欺负。现在我在队里一点威信也没有,没有人愿意听我的命令,我可真没有你当年那样的风光啊。”
  听到了莉茜的诉苦,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詹妮的手下不再理她,这是因为她们失去了以前的风光,她们把现在受到欺辱,转嫁到詹妮和莉西的身上。
  詹妮笑着趴到了莉茜的肩上,悄悄地说:“刚才你没看见,我的主人好好的教训了克拉丽莎……”她把刚才的经过告诉了莉茜,她大瞪着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我,这时我才知道了克拉丽莎在她们心中的可怕位置。
  “哈哈……你没看到她的模样,她肩膀上搭着乳罩也不敢拿。就这样当着她的属下和上司面前丢尽了脸……哈哈……”没想到这点小事会詹妮这么开心。
  “谢谢你先生!谢谢你这么照顾詹妮!”莉茜向我鞠了个躬,又道:“詹妮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恩人,今后先生有用得着莉茜的地方,我一定尽心照办,我绝不会辜负詹妮对我的照顾之情。”
  “不要这样讲,我是了照顾詹妮,但更多的时候是詹妮在照顾我。”
  莉茜笑了,她真的感到了我们不一般的关系。
  我好奇地向莉茜问道:“我可以看看这里的东西吗?”
  莉茜欣然点头道:“请吧!”
  ……
  我们回到客房时已经时中午了,我们刚吃过女警卫送来的午餐,韩蕊就打开了手提电脑,她研究着我们今天拍回的影像资料。这时门玲响起,我急忙把三女关进了牢房收起了电脑。
  门外来的是尤金,他笑呵呵走了进来,说道:“哈哈……凡客兄弟,听岛主说你要给他设计新的防御系统啊?”
  消息好快啊!“对啊!没错。”
  “岛主真得很高兴,他说给你性奴当礼物你也不要,所以就特地让我代表他给你挑几个女奴。”
  “不用了,我现在还不需要。”
  “那怎么行呢?这可是岛主特别嘱咐的,让我一定把事情办好。”
  说着就硬把我拉出了门。
  尤金一直把汽车开到了山上,到了性奴营,我进了有警卫看守的大院,大院的里面还围了一层铁栅栏的围墙。真是把守森严啊。
  看到这里的牢房,我想起了韩蕊姐妹就问尤金道:“这里的女奴有姐妹或亲戚都被抓来的吗?”
  “当然了,这里的女奴很重要的渠道就是贩卖偷渡者,有好多都是搭帮结伙来偷渡的,姐妹亲戚都是很平常的事。”
  “哦!那么在这里,她们就都是关在一起的咯。”我真是无法想象,要是亲人关在一起同吃同住同被凌辱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  “哈哈……那可不行。”尤金笑了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要是她们都在一块儿,逃跑就方便了。而且也没有什么顾虑了。”
  真是鬼话!这样的地狱连壮汉都跑不出去,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。
  “哦!”我虽口附和着。
  “不但如此,我们也是不会让她们见面的。”
  “见面怎么了?”
  “哈……你不知道,这里老有病死的女奴。如果让她们知道自己亲人的所在,要是亲人死了,她们的一些极端的女奴是会自杀的。”
  这些家伙真是把女奴的心态算到了极至。
  我们到了梯形的地牢,我从上面往下看。这里的庞大是在山顶感受不到的。这矩形盆地的最上一层的宽度就有120 米。
  “这儿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奴隶营了。哈哈……”尤金得意的给我介绍着,“这里共有912 间牢房,光是第一层就有160 间牢房,每个房间都能关押六七个女奴。第二层是144 间比第一层少16间,第三层是128 间有比第二层少16间,以此类推,到了第七层就是64间了。”
  尤金接着说道:“在这儿挑奴隶就是爬楼和走路太辛苦。可是这里从来没有逃掉过一个女奴。这都是岛主设计得好啊。”
  我们顺着楼梯到了地下一层,尤金让看守的女警卫打第一间开牢门,这是一个不透风的铁门。
  里面的光线很昏暗,只是在房顶从几个通风口里,有几束光线射进牢房。这些通风口让我想起了牢房外惩罚奴隶用的石柱,哈……岛主设计这座牢房真是化了不少的心思啊。
  在门口我闻到了一股潮湿的霉臭味。女警卫打开了灯,我捏着鼻子走了进去。这间牢房并不算很大,它的宽度只有2.5 米左右,纵深的长度也不到六米。我看见里面还有一道铁栅栏门,它差不多隔去了整个牢房的四分之一,女奴真正可呆的地方其实不足12平米。
  地牢里铺着稻草和发霉的被子,墙边还有抽水马桶和上下水。5 个女奴团缩着挤在被子里,都没有带刑具。
  “你们都给我站起来,让主人审阅!”随着女警卫一声吆喝,5 个女奴一起跑到了栅栏前笔直的站成了一排。
  她们都是全身赤裸,皮肤雪白,两眼无神的看着我,她们没有为自己的赤裸感到羞耻,而更多的表情是疲惫和无望。到了这里,没有人有能活着出去的想法,她们只能任人玩弄和宰割,在这儿唯一让她们生存的东西就是亲人和饥饿。
  尤金饶有兴致的看着女奴,他让她们双手抱头,转过身体,撅起屁股,他甚至还用手隔着栅栏去抠她们的小穴。那些女奴木然的忍受着,竟然没有一个发出声音,好像是没有感觉的死肉。
  我真是不忍看到这些,可又没有办法。我心不在焉的听着女警卫说着她们的姓名、年龄、和在岛时间,就象韩蕾刚来时的自我简介,这里的姑娘大多是关押了两三年的女奴。对这样的挑选司空见惯了。
  “兄弟?你觉得怎么样?”尤金问我。
  我摇摇头。我不想再要什么女奴了。
  就这样我们出了牢房,又去了下一间,我看见沿途有几个女奴被锁链锁在地上,一个女警卫用她尖头的脏皮靴的鞋尖摩擦着女奴的阴部。在女奴痛苦的呻吟中,女警卫狞笑了。
  尤金就这样带着我围着一层的平台一间一间的看。
  我们察看了一百多间牢房,看见的女奴从欧洲到美洲,从亚洲到非洲那里的都有。她们有各种的肤色和发色,不同颜色的眼睛和身材。但是相同的是她们对生存的无奈和绝望。
  在这里我并没有发现凌秀和卫瑶。也许她们被关在其他的地方了,我无奈的想着。
  在转到第三层时,尤金的兴趣从刚开始的兴奋变成了疲惫。“啊呀!看得我眼睛都花了,凡客呀!你到底喜欢那个啊?”
  “啊!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!”
  “不行,不行,我答应岛主一定要完成任务的。走听我的。我们从最下层开始找。”
  我们来的了第七层,这里是最低的地方,也是最小的地方,我发现这里的地面上有排水井,我想这些排水井一定直通到山下。在这里我看到了监控塔楼的一层大门,这里象一个堡垒,门口还有女警卫守卫。
  我无奈的又跟随尤金进了一间地牢,这里只有一个女奴,她是个白人,一头的红发,张得很漂亮,不亚于詹妮,她显得比其他的女奴有精神。她看见我们就主动的站了起来。
  尤金的眼睛又亮了,她让女奴转了几个圈,又抠了她的屁股。边上的女警卫告诉我们她来岛只有两个月是新鲜的货色。
  哈哈……尤金笑了,“工夫不服有心人,我看不错,凡客,我给你做主,她算一个!”
  我真是疲惫了,算就算吧!要不他也放不过我,我就点头答应道:“行了吧?我真的累了。”
  “那怎么行?我怎么也得给你找几个啊。”
  接着,他又拉着我转了好几间,在把角的牢房里,我们看见了一个奴女背铐双手吊在房顶,绳子把她的手快吊成了垂直的直线,那个姑娘垫着脚尖,身体被迫弯腰,撅起了屁股。
  “她怎么了?”我问道。
  “她不老实,总想逃跑。所以就被吊起来了。”
  想从这里跑?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  “她有多大?来岛几年了?”尤金问道。
  “她22岁,来岛半年。”
  “哦?”尤金让女警卫打开铁栅栏门,围着女孩转了几圈,又俯下身扒看女孩的小穴,摆弄的一会儿。最后托起女孩的脸,看了看。“嗯!不错。”
  尤金让我看了看,她是个亚洲人,长得很漂亮,相貌和凌秀各有千秋。
  “她也算一个。”
  出门后我又要走,被尤金拦住,“别、别、再找一个,就一个。找完了我就不管了,怎么样?”
  我真是那这个家伙没办法,好歹他不去碰我的宝贝就行,我答应了。
  这次他给我挑的是一个华人留学生,头发不长,但很黑、很亮,她来岛不到一年,是这里不错的货色之一。至此他才悻悻的说道:“要不是看你累了,我还得给你挑上十个八个的。哈哈……好了,我们去休息一下,我带你去参观一下艺术品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來自未來[全] 18.初识卫瑶 ">上一节目录來自未來[全]15.巡视海岛 ">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