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未來[全]  20.海岛情报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???? 阅读:
收藏本书
       在寒暄过后,我终于被尤金送回了住所
  尤金走后,一进门我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牢房,悄悄的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们。
  詹妮暗暗的吸了一口凉气:“主人你还真得小心,要不是你察言观色,看出了纳尔逊主人的用意,那我们就有麻烦了。”
  韩蕊也点了点头,皱眉回想道:“我的两个战友真是受苦了,但愿她们能活着被救。”
  韩蕾听得很紧张,不住的哆嗦。我抱住了她白嫩娇小的身体,轻声道:“小宝贝儿,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?有我在我们不会有事的。你不知道,现在岛上的女警卫都怕我怕的要命呢。”
  韩蕾在我的怀了好了很多,“我知道主人是天下最厉害的人!我就是有点紧张。”
  我用手抚摸着她的身体,想用肉欲打消她心里的恐惧,说道:“放心吧!我决定明天就走,等回到了家你就不用再害怕了。”
  韩蕾笑了,她天真的笑脸让我感觉到她无助的依赖,我忘情的搂着她我感到她们对我的重要,为了她们的安危就算用生命交换我也义无反顾。
  当我回到浴室的时候,那三个女奴还在浴室里无助的吊着,她们身上和头发上的水早就干了,我把她们解下来,把手铐重新铐在后面,她们拖着脚镣显得浑身无力,但没有人敢说一句话。我把她们带回牢房,和被铐着双手的韩蕊关在一起。
  我向三个女奴冷冷的宣布道:“在这里詹妮来的最早,我不在的时候她有权代替我管教你们,你们的一切都应该听詹妮的话。”
  “是,主人!”三个女奴齐声答道,她们都不觉偷偷的看着一旁被铐住双手的詹妮。
  夜晚的时候,众女都带着手铐在牢房里睡着了,我却久久的不能入睡,我回想着发生的一切,我知道我们还没有暴露,但岛主的多疑始终是我们最大的威胁。
  早饭时候我听见有人在按门铃,我穿着睡衣跑去开门,原来是送早餐的女警卫,她把餐车推了进来。我有点奇怪,因为警卫送早餐通常是不按门铃的,可今天却是例外。我仔细打量了进来的女警卫,我吃了一惊,原来进来的是莉茜。
  她看见吃惊的我,急忙坐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,接着把一个字条递给了我。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我锁好门急忙打开字条,里面的内容很简单,“你的女奴里有奸细,你要小心,看后请烧毁。”
  我的脑袋瓮的一下,果然岛主对我不信任。我思考着应该是新来的女奴,因为韩蕊和韩蕾都不可能,一个是国际刑警一个是她的亲妹妹,而且韩蕾的心思比较透明藏不住假。詹妮也不可能,如果她是奸细就不会有莉茜的字条了。
  我把字条藏在身上,到了牢房的门前宣布道:“你们都起来,早饭来了,现在根据你们来的先后次序,一个一个地出来吃早饭。”
  我之所以这样,是要告诉詹妮三人这件事情,“詹妮你先来。”
  “是,主人!”詹妮背着手被我放了出来。
  来到门厅我打开她的手铐,给她看了字条,她一下子认出了莉茜的字迹,激动的握住我的手,我知道这是她被朋友的真情所感动。
  我悄悄的和她商量对策,詹妮和我的想法一样,她犹豫道:“最不好办的就是回去后,让她们住哪?总不能让她们知道,我们都在客房里住吧?”
  我想也是,女奴应该住牢房,“可是要是住牢房,那你们岂不是也得住牢房吗?要不让然她们知道了,事情早晚都会被泄漏出去的。”
  詹妮也点头,忽然詹妮眼睛一亮,“我们不是正好有六间全封闭的牢房吗?主人可以利用它们来关奴隶啊?”
  “啊?”我听的傻了眼,那个地狱似的小屋子?人能支持几天啊?“不行!你们关在里头会憋死的。”
  “呵呵……”詹妮轻声的笑了,她双手搂住了我的肩膀,丰满的乳房挑逗似的晃动着,看着她的乳头我咽了一口唾沫。
  詹妮很欣赏我现在的样子,她轻声的说道:“你关押的时候可以给我们都带上眼罩、耳塞,如果不行再戴上隔音的耳罩。
  “那干嘛?你还嫌牢房里不够黑?”
  “不是,我是说等你把她们都关起来,再把我们放出来,她们听不见也看不见,谁会知道我们不在那里呢?”
  我点点头,可是又不忍道:“我想奸细不会三个人都是,这样也会害苦了真正的女奴啊!”
  詹妮爱惜的亲了我,柔声道:“主人真是好心。如果那些奴隶落入其他奴隶主手中就会连生死都不知道,而你还在乎她们是否受罪。”
  詹妮接着又道:“主人放心,先饿她们一天,再逐个审问,我相信会找到奸细的,那时候你就可以放出其他人了。”
  “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!让她们先受点苦吧!”我点头决定了。
  詹妮搂着我来了情绪,她把我的头塞进了她丰满的乳房里,她圆滚的乳房软软的贴着我的脸让我心情激动,我真想把这个尤物按倒好好的享受一番,可是我忍住了自己的情绪。我把头抬起来狠狠地对她说道:“等回去后,我再好好找你算帐!”
  “哈哈……”詹妮轻轻的笑了,看上去她很愿意我照她算账。
  在我的催促下她才草草的吃了早饭。
  第二个是韩蕊,我把字条和詹妮的计划告诉了她,她没什么意见。就是想她能在我审问的时候在我的身边。
  我用手抓住了她的乳房,挑逗着她道:“当然可以!不过你不许穿衣服,而且还得戴着手铐。”
  韩蕊不好意思的皱了一下眉头:“你真是个色鬼!”这句不软不硬的话算是她答应了我的要求。
  接着是韩蕾我怕她紧张,只告诉了她计划,没有肯定的说有奸细,可是我一再叮嘱,不要跟她们说任何的事情。看着韩蕾的认真样儿我放心了。
  最后吃早饭的是那三个女奴,吃饭的时候她们还是带着脚镣。
  吃过了早饭,我就来向岛主辞行了。
  纳尔逊好像十分惋惜,他向我劝解道:“啊呀!这里的游戏你还没有玩遍就走不可惜吗?再说这次运动会上淘汰了一大批女奴,今年的公共调教大会一定非常地精彩。你知道吗?我们是采用自助餐形式的调教,岛上的客人们都在积极的准备了,他们可都想玩出花样来啊。”
  我笑了笑道:“我对这里的气候实在不适应,我想我还是现在回去的好。再说我刚考察完你这个岛,我想去工作了,还不知道我的考察测量结果怎么样?是否与实际的计算符合呢?”
  听到我要工作,纳尔逊眉开眼笑了,他没有再阻拦,就叫手下人去找尤金和会计了。
  尤金不一会儿就赶到了,当知道我要走,他也想阻拦我,可看到岛主和我的一致意见,就没有多说。会计到了,他给我就算了一下我运动会的奖金。
  “先生,您的奖金总共是六千万欧元。”说完会计给我填写现金支票。
  尤金这时眼巴巴的看着我,他不说我心里也明白。
  “对不起先生。”我向会计说道:“您能不能给我开成两张?三千万一张。”
  “当然可以。”会计说着填写了金额数字,开完后把两张支票递给了我。
  在和尤金出门时,我把其中一张给了他。
  “好兄弟!真够义气!”尤金高兴地说着,小心翼翼的把支票收好。
  在我们回来的路上,尤金对我特别的热情,在飞机上跟我谈论岛上的事情。我注意的听着,时不时的我还提一些问题,从他的嘴里我了解岛上的防卫情况和建筑布局。
  回到了住所,他亲自把我送下汽车,我依然手里牵着绳子,不过这次是五个姑娘了,詹妮给我拿箱子所以没有牵绳子。
  我关上了院门,终于到家了,我暗暗的忪了口气。可是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还有一个奸细要对付。我牵着五女进入大厅,詹妮和凯卢跟在后面。
  到了大厅我暂时不知道怎么处理五女,就对詹妮说:“你去把箱子给我送到楼上。”
  “呜呜……”詹妮点头,会意的上楼了。
  我牵着五女走到了楼梯口,把绳子拴在把手上,五女都带着脚镣背铐着双手,带着塞口球,韩蕊姐妹还带着贞节带。这种装束就算是真的有人想跑也是不可能的。
  我对凯卢命令道:“看着女奴,别让她们跑了。”
  凯卢的聪明我是知道的,其实不说它也知道该看着谁。
  我提着工具箱,在詹妮身后也上了楼。
  一进卧室詹妮就扔下了箱子,用带着手铐的手一下子套住了我,她圆滚的乳房顶得我喘不过气来,堵着塞口球的甜蜜的小嘴,在我的头上脸上蹭个不停。
  “好了宝贝!现在不是亲热的时候!等忙完了在玩儿。”我被她跳起了情欲,喘息着摘下了她的塞口球。
  “哈哈……”詹妮笑了,她放开了我问道:“主人有什么吩咐?”
  “我们……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我有点想不好从哪开始。
  “嗯!”詹妮想了一下,“这样,主人把她们带进地牢,我去拿要用的东西,主人在地牢等我来后再开始把她们关起来。不过主人要注意哦,一定要把我和韩蕊姐妹先关起来,好让她们认为主人对待女奴都是一样的。”
  “好!”我点头答应着,詹妮的心思确实比较细腻。
  我们七人一同走上了电梯,到了地下一层詹妮去拿东西,我们就到了地下二层。
  进门后,韩蕊和韩蕾没有什么感觉,可那三女却下了一跳,没想到这个豪华大楼里还有这么阴森的地牢。
  我等了好半天詹妮才到,她手里抱了一大盒子的东西。
  看见詹妮把盒子扔到了地上,我就用钥匙打开了左边牢房的栅栏门,走到第一间全封闭的小牢房,打开了铁门,里面黑洞洞的,我从外面打开灯,然后打开了里面的栅栏门。
  “韩蕊!”
  韩蕊被铐着手,拖着脚镣叮当的走了过来。
  在牢外我先给她打开脚镣,她把穿着高跟鞋的脚活动了一下。我打开她的贞节带,忍着她可爱阴毛的诱惑,又给她摘下塞口球。我扶着她的腰把她倒着推到了牢里。
  我一直把她推到紧里面的墙边,韩蕊叉开腿,把身体移动到了挨着墙的抽水马桶的上面,身体靠在了墙上。
  韩蕊用眼睛看着我,她背铐着双手,叉开着双腿,她身体的下面是一个自动的抽水马桶。这是给女奴方便准备的,女奴在牢里可以随时大小便,这个马桶会自动的把脏水冲掉,还可以自动清洗女奴的阴部和肛门最后烘干。
  我蹲下身,把韩蕊的双脚和膝盖锁在固定在墙上的锁环里。然后打开她的手铐,让她把双手伸平,我锁住了她的双手和小臂,接着是缚腰和项圈。看着她如此乖巧,我不觉的得越发喜爱,我用手握住了她的乳房。
  “呼——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皱眉瞪了我一眼,心里怪我不老实,可没敢说话。
  她的表情更加勾起了我的兴趣,我揉捏着她的乳头,她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发出了轻微的呻吟。
  看着她这么乖,我亲了她一口,才松开了手,叫道:“詹妮——”
  “是,主人。”詹妮早就准备好了东西,她拖着脚镣哗啦啦的小跑到我身边。
  我从詹妮手中的托盘里,先拿出了可以星期更换的一次性不透明隐形眼镜。用手拨开了韩蕊的眼皮,把眼镜一只只戴进去。韩蕊的目光呆滞了,我又给她套上眼罩。从詹妮的托盘里我拿出了耳塞,耳塞的个头很小可以完全没入耳轮。我把它塞进韩蕊的耳朵。最后给她套上了隔音耳罩。
  韩蕊陷入了无光和无音的世界。我又在她光滑雪白的身上摸了几把才退出牢房,锁上栅栏门和外面的铁门后,我随手关上了灯。
  看着韩蕊这样的锁在了里面,新来的那三个女奴都不由得打起了冷战。她们以为我一直这样的对付女奴,她们不知道韩蕊被这样关着是怎么活到现在的。
  接着我又打开了第二间,“韩蕾!”
  韩蕾拖着脚镣轻快的跑了来,把打开她的脚镣和贞节带,韩蕾笑眯眯的看着我,直到我她打开她的塞口球,她才能幸福的说道:“谢谢主人。”然后轻轻的吻我的脸。
  我把这个娇小的身体抱进了牢房,她在我的怀里幸福的欢笑着。
  我照韩蕊的样儿把她锁好。
  “主人。”韩蕾轻声的叫着。我知道她是要我像对韩蕊一样的对她。我笑着使劲的揉捏她的乳房,她闭上眼睛喘息着享受着,直到身下变得湿漉漉的。
  我叫过詹妮给韩蕾遮住了眼睛和耳朵。伸手打开了马桶上的自动冲洗,摄氏三十多度温水从下面喷上来,清洗着韩蕾的小穴和肛门,把她洗得干干净净。随后烘干机吹动着她的阴部,阴毛在风里不断的晃动,韩蕾笑着享受着,不时的发出呻吟。
  我把韩蕾的牢门锁上。那三个女奴看见韩蕾这样,真不知道这里面是享受还是地狱了。
  我第三个叫过来的是那个红发女奴,我解开她的脚镣和塞口球,把她推到了第三间牢房了里面,她两腿叉开在抽水马桶的上边,恐惧的看着我锁住她的双脚和膝盖,接着是缚腰和项圈,我之所以这样是怕她反抗,我不知道谁是奸细,就只能先委屈她了。
  我锁好她的双手,照例也玩弄了她的乳房和乳头。她的乳房很大,超过了詹妮。乳头也很大硬硬的很有弹性。在我用眼镜遮住她的眼睛时她表现了恐惧,在陷入了无声和无影的世界里时她无奈的低下了头。
  在我把后两个黄种女奴锁进牢房时,她们都恐惧的哭了。可没有一个人敢向我求饶,她们害怕求饶会给她们带来新的惩罚。
  工作完成了,我给詹妮打开脚镣、贞节带和手铐。詹妮撒娇的抱住了我,我摸着她金黄的头发,温柔道:“你不想把韩蕊姐妹放出来吗?”
  詹妮顽皮地笑了,她眨眨眼睛神秘的说道:“我们可以放出她们,可不给她们摘眼罩和耳罩,看看她们是什么反映?”
  哈……这个淘气的小詹妮!我听从了她恶作剧的意见,放出了韩蕊和韩蕾,我扶着韩蕊,詹妮扶着韩蕾,我们关掉了灯上了电梯,韩蕊和韩蕾见没给她们摘眼罩,以为事情有了变化,自己也没敢摘掉,任我和詹妮把她们带走。
  我们一直把她们带到了客房,让她们分开站着,詹妮向我坏笑道:“主人你不是很想和韩蕊亲热吗?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啊!而且你现在也没有强迫。”
  詹妮的话勾起了我的欲望,我摸着韩蕊的乳房,她感到了不对,却也不敢乱动。詹妮淘气的折腾上了韩蕾,这个丫头没有姐姐的定力,两下子就受不了了,可是她也没敢摘掉眼罩。
  韩蕊的乳头被我吸吮得涨起,她剧烈的喘息发出了呻吟,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,蜜穴也不由自主的湿了。
  渐渐的她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,她摘下眼罩,从左眼里取出眼镜,用一只眼看着我和詹妮。我们的行为使她不由得气红了脸,把我狠狠地推倒在床上,接着把詹妮扔到了我的身上。
  她一边扔掉耳罩一边娇斥:“你们两个坏蛋,真是可恶!一对大色鬼!”
  在我和詹妮的大笑中,韩蕊给妹妹摘掉了眼罩、眼镜、耳罩和耳塞。
  韩蕾莫名其妙的看着生气的姐姐,和大笑的我及詹妮。韩蕊把刚才的事告诉了韩蕾。
  “是啊?”韩蕾居然羞红了脸,“詹妮姐真的是你啊?”
  “什么姐啊?女色鬼!”韩蕾看着韩蕊生气的样子相信了事实。
  忽然她也大笑起来,她一下子扑到床上,和詹妮滚在了一起笑道,“詹妮姐该我制你了。”
  看见了妹妹和詹妮的热乎样儿,韩蕊不知道是任其胡闹还是阻止,一时间拿我们没法。我从床上跳下来抱住韩蕊,翻过身把她压在床上,“你这个母老虎何时轮到了你发威了。”
  在韩蕊的抗议中我们四人相互的滚到了一起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母亲1-19[全] 第一章 ">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友情链接:蓝导航柠檬导航绿色小导航秘密入口杏Map导航玖狐狸导航小表妹导航75导航色站大全